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御书阁 www.yushuge.com,伊塔之柱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方鸻用红蓝铅笔、圆规与直尺在海图上划线,十月九日,七海旅人号穿过阿苏那海的南缘抵达灰鲸群岛,又越过那里向东进入圣休安,在卢弗林短暂停留之后,继续向北绕过金塔罗斯岛,深入圣休安角。

    阿苏那海位于诺格尼丝西南方,是毗邻伊斯塔尼亚的考林—伊休里安第三大近海,那里与阿苏卡雨林遥遥相望,考林海军在第二纪进入此地,并在灰鲸群岛建立了一个锚地,也就是后来卢弗林。

    那里先后被叛军与海盗占领,后来又为选召者解放,重新划归王国,延续至今。由于考林—伊休里安联盟对于旧世之梯山脉以南的区域缺乏管控,因此这里一直是自由锚地,七海旅人号才能在这里顺利得以补给。

    他们在这里停留了十二天,修复了船上大大小小的隐患之后,才继续扬帆向北,穿过卡-翠兰角与灰鲸群岛之间的佩托-卡尔基海峡,伊休里安蜥人的祖地金塔罗斯岛便位于灰鲸群岛的正北方。

    这里生活着塔达蜥族的一支,在‘大动荡’时期从圣地科尔蒂特兰逃离,包括祭司与占星术士,后来分裂成伊休里安的阿苏卡与卡-翠兰蜥族,方鸻曾经见过其中的一支。

    他与其中一位塔达祭司还有过约定,本来心血来潮打算深入卡-翠兰地峡,但两界通讯过了两个多月仍一片浑沌,也联系不上雨林之中的蜥族,更遑论找到塔达一族的聚居地,只得作罢。

    说来泰纳瑞克曾带给他一个消息,随着光海熄灭,血月降临,艾塔黎亚的蜥人面临两个选择——避世不出,或与帝国合作,卡-翠兰的蜥人们说不定已经封闭了与外界的联系。

    越过金塔罗斯岛的最东侧,圣休安角便近在眼前,考林—伊休里安的陆缘再一次进入七海旅人号的视野,那是与帝国迥然不同的风貌,竖直的峭壁,岩壁上茂盛的植被,垂落的瀑布,与飞越群山的扁嘴冠雀群——一种空海上特有的海鸟。

    “再往北,大约还有两天航程,我们就能抵达自由港了,”爱丽莎将一卷地图在方鸻身边放下,开口道,“凯瑟琳说私掠海盗在拉维亚角附近有一处秘密锚地,在那里有一座造船厂。”

    “那我们先去那里看看。”方鸻头也不抬地答道。

    “希尔薇德小姐听过那个地方吗?”爱丽莎又看向舰务官小姐。

    后者抬起头来,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她放下手中的羽毛笔,将它夹在笔记中,合上翠色贴金边的扉页介绍道:“那座土著小镇叫那瓦尔塔,杂居着当地的土著与从长湖地区南下探险的殖民者,大约有一千人生活在那里,是个官方记录在案的据点,没想到是王室私掠海盗的驻地之一。”

    “但圣休安角不是海盗的天堂吗,听说这里是目无法纪的人向往之地,也还会有普通人在这里定居,他们不惧怕海盗吗?”天蓝也在舰长室内,正在整理她的乐谱,听了两人的对话,忍不住好奇地问。

    “不但有,还不少呢,”希尔薇德柔声细语回答:“从421年开始,就有人定居在圣休安,当然这里成为海盗猖獗之地是那之后的事情了。而且天蓝,你猜猜海盗是从哪里来的?”

    爱丽莎补充道:“圣休安远在王国的掌控范围之外,贫穷与蒙昧是孕育海盗的温床,那些土著的村落贫苦不堪,连海盗们看不上里面的财物,相比起一生困于此地,出生于此的年轻人无不向往空海上的精彩。”

    她停顿一下,“——而他们能接触到的唯一可行的方式是成为海盗。”

    天蓝眨眨眼睛,“王国不管吗?”

    “王国哪里管得过来?”希尔薇德笑了笑,像是在嘲讽那个她看不上眼的国王大人,“考林王室甚至命令不了南境,而埃尔德隆的矮人们只在意在圣山底下的矿产,精灵、伊斯人、沙漠之民都只在意自己的事。倒是你们的人,这些年一直在向南渗透,试图改变这边,并重建古老的圣休安航线。”

    方鸻这才忍不住道:“希尔薇德,星门港方面只是认为这一条安定的航线对圣休安、对考林、对伊休里安更有利。”

    希尔薇德并没有反驳他,只说:“是你们星门港的人,其他人可不这样,他们在辛塔安、巨树之丘表现得要有进攻性得多,具体怎么样,我们在帝国也见过了。”她一笑,“其实我并不反对,甚至有些欣赏,古老的政治就是如此,只是考林—伊休里安自己做不到而已。”

    “希尔薇德姐姐好厉害啊,怎么什么都知道?”天蓝赞叹了一声,“不过布丽安公主殿下不是正在反对那位讨人厌的国王陛下么,说不定等他下台之后,考林—伊休里安就能好起来了。”

    “但愿如此。”

    希尔薇德含笑地应了一句,俏丽的目光看向方鸻,“说不定要看你们的船长大人是怎么想的?”

    “我?”方鸻怔了怔,怎么又扯到他身上了,“我有那么大影响力么,你们是不是高估了我在布丽安公主那里的份量,我们也只不过见过她几面而已。”

    “公主殿下听你这么说肯定会狠狠教训你,”爱丽莎忍不住道,“她虽然和我们没见过几次,但是真心实意拿我们当朋友的,而且你以为考林—伊休里安之事你能置身事外?南境术士同盟、伊斯塔尼亚人、艾尔帕欣和芬里斯虽然他们各有各的政治主张,但明面上都是因为你才汇聚在同一面旗帜下的。”

    方鸻摇摇头,虽然这事好像还真是如此,不过他倒也没太在意。

    他于伊斯塔尼亚人、芬里斯和艾尔帕欣有恩,但恩情在政治的天平上值多少?除鲁伯特公主和云龙米尔琉希弥斯、老师安德是真心实意支持他之外,其他人多半拿他当一面旗帜而已。

    只不过他此前需要的,其实也仅仅只是这面旗帜的作用。

    “考林国内的事情,等界域通讯恢复之后再考虑吧,”方鸻说道,他又朝向夜莺小姐,问道:“最近一段时间,与星门那边的通讯有好转么?水晶塔网络呢?”

    “都没有。”爱丽莎摇摇头,“姬塔一直在负责这件事,但没什么进展。”

    方鸻不由沉默了片刻,跨界通讯一下中断了两个多月,令人感到有些意味深长,七海旅人号迫切想要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但他们眼下没有任何途径。

    此前在卢弗林时那里也一样和外界断了联络,只靠着一艘一周往返一次的班船与附近的港口保持联系,但那座位于卡-翠兰地峡的港口同样也处于通讯静默之中。

    提到博物学者小姐,方鸻不由记起对方在之前的战斗中负过的伤:“姬塔眼睛好些了么?”

    “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弹片从她眉角擦过,在切开了一条口子,其实并没有伤到眼睛,”爱丽莎答道:“只不过那里留下了一个疤,她有些苦恼,天蓝告诉她,等下一次复活就不会有了,气得我们的博物学者小姐掉了眼泪。”

    方鸻瞪了诗人小姐一眼,有这么安慰人的么?

    天蓝赶紧吐吐舌头,低头去忙自己的事了,她是好心,但老办坏事。

    崔希丝正打量着舷窗外的景象,夕阳的金光正沉入拉维亚角向东一系列曲折蜿蜒的陆缘之下,天边的云霞先收敛了色彩,变得如同火焰一般金灿灿,一片惨红色,然后渐渐黯淡下去。

    金红的光芒褪去后,只留下一片淡淡的湛青,最后是深蓝转化成一抹暗紫,云层上悬着几枚孤星,在入夜之前还十分稀疏,随着最后一道光跃入云海下,变得异常明亮。

    四周的景物也很快变得幽暗起来,远处的峭壁变得一片模糊,树林的阴影愈发深邃,林鸱偶尔发出几声啸叫,远在船上也有些瘆人,她看到远处起了一片不同寻常的雾气——靠近陆缘大雾天气很常见,但那片雾气好像在发光。

    崔希丝不由回过头来,正打算对其他人说点什么,但正是这个时候,舰长室的门被推开了,一身是汗的凯瑟琳从外面走了进来,她好像在自己船上一样随手取下一张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水,然后对众人说道:

    “起雾了,各位。”

    “雾?”

    听了她的话,方鸻回过头去,那里是舰长室后部的拱窗,风船距离陆缘大约一空里,但已隐隐约约可以看到那些发光的雾气。

    方鸻也从未见过这个形态的雾,时有时无的光线从雾气之中传出,将升腾的雾气本身映照成灰绿色,灰绿的雾气翻卷不已,仿若实质,渐渐向这个方向弥漫了过来。

    方鸻看了一下,发现七海旅人号已经很难避开,他立刻在意识之中联系上塔塔——而龙魂小姐已经主动开口,轻柔的声音传来,“骑士先生,那雾气不太一般。...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