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打秋风

回首朱门外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御书阁 www.yushuge.com,最快更新天龙引最新章节!

    “你怎么能操纵阵法?”乐堂主满脸都是惊骇之色。

    “为什么能,你难道想不明白吗?为什么我能计算到你们的贡献点,你难道还不明白吗?”杜子平冷笑道。

    接着,他二指一并,一道剑芒缓缓地飞去。

    乐堂主满脸都是不甘之色,发觉自己居然还有一线法力可用,但这丝法力绝不可能挡住这一剑!

    他长袖垂地,一张玉符化为一道白光,没入地下。剑芒掠过,人头掉地,与此同时,那雾蛟也散去,杜子平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疲惫之色。

    他把手一招,那乐堂主的法宝囊飞入他的手中,他打开一看,露出满意的笑容,又拿出一套衣衫换上,倘若他现在这个样子进城,立时会引起轰动。

    城内一座阁楼里,卫天龙与尚堂主坐在一间密室里,有一名无一句的闲聊,这时,一道白光飞来,两人面上都露出喜色。这是乐堂主发来的,想必杜子平已被斩杀,但尚堂主接到手,一股法力输入,脸色就是一变。

    尚堂主脸色变得雪白,恶狠狠地看着卫天龙,一个字一个字从牙缝中迸出,“你好,卫天龙,你居然敢这么做!”

    卫天龙不明所以,但也知道这传音符中出了重大问题。他说道:“这传音符说的是什么?乐堂主呢?他什么时候回来?”

    尚堂主怒道:“还在演戏,等五长老回来,看你怎么办!”

    “吵什么?那雷灵晶你们拍下来了吗?”一个冰冷的声音传来。

    “五长老!”两人同时叫道。

    断魂谷外,五长老、尚堂主与卫天龙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乐堂主的尸体。尚堂主弯下腰来,拾起乐堂主的人头,眼泪流了下来。

    他抬起头,嘶哑着声音对五长老说道:“若不是卫天龙,那杜子平如何能操纵这七星追魂阵?我师兄又如何能死在阵中?”他与那乐堂主近四百年的师兄弟,之间感情实不下于亲兄弟,虽然早已得知乐堂主已死,但此刻仍然悲怒交加。

    卫天龙大急,说道:“我为什么要害乐堂主?再说这杜子平诡计多端,手段又强,看来定是用七星阵相助,乐堂主也不是对手,因此便被他斩了。”

    尚堂主大怒,叫道:“那杜子平有何本事?我师兄有阵法相助,居然还拿不下他?”

    五长老四下打量了一番,说道:“乐宁之死,此事与卫天龙无关。”那五长老是一个女子,只是面目朦朦胧胧,若隐若现,让瞧不清楚。

    那尚堂主闻言,心下一阵难过,随即说道:“五长老,我师兄临死前发来的传音符,说卫天龙害他。若非这杜子平可以操纵这七得追魂阵,他又如何能死在阵中?这阵盘阵旗乃卫天龙亲自炼制,不是他与杜子平有勾结,那还是谁?”

    五长老道:“几乎所有的斗法痕迹,都在七星追魂阵之外,这显示,杜子平一开始就看出这有阵法,因此乐宁不得不在阵外与杜子平斗法。乐宁一开始便藏身于阵法之中,倘若杜子平与卫天龙有勾结,哪里会让乐宁出阵与他斗法?更何况,杜子平能操纵阵法击杀乐宁,又怎会让他发出这枚传音符来?”

    尚堂主闻言一怔,说道:“那杜子平有如此本事?我师兄便是有七星追魂阵相助,也不是他的对手?以至死在阵中?”

    五长老摇头道:“据卫天龙所说,这七星追魂阵虽是他炼制的一次性法阵,但威力绝不会低于正式阵法。倘若是这样,金丹期以下,无人能在七星追魂阵的加持下,击杀。即便是玉龙帝国的剑仙与天魔也不可能。”

    那玉龙帝国的剑仙是指玉龙十九仙中的玉剑仙,他是天一门金丹期以下第一人,在玉龙十九仙中也排名首位;天魔便十九人魔中第一魔。

    卫天龙也怔住了,问道:“那我师兄死在阵法当中,是怎么回事?”

    五长老道:“乐宁死在阵法当中,只能说明,在阵外,他不是杜子平的对手,无奈之下,最后才逃入阵法当中,被杜子平扭转阵法,然后斩杀。但这不代表他与卫天龙勾结,证明他已经了解了这个阵法,所以临死前才故意让乐宁发了这样一枚传音符,嫁祸给卫天龙。”

    五长老道:“杜子平来到这里,看出有阵法,因此不肯进入。但乐宁肯定不会立即出阵,那杜子平便在阵外观察良久,最终看出门道。而乐宁等不及,出阵相斗,后来不支,再次入阵,可这时杜子平想出破阵之法,反用阵法将其所杀。”

    这一番话说下来,入情入理,尚堂主虽然伤痛之极,却也无话可话,卫天龙更是叹服不已。

    五长老接着冷言说道:“你们几个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让阿绿来诱使杜子平,如今杜子平还活着,阿绿身份暴露无疑,你们两个知罪吗?”

    尚堂主与卫天龙听到五长老话中的冰冷之意,急忙跪倒在地,说道:“属下知罪,请五长老责罚。”

    卫天龙大着胆子,又说道:“属下也怕事情败露,因此还安了个替身在媚娘身边,估计问题不大。只因杜子平似有破幻之能,所以没敢派替身诱使杜子平。”

    五长老问道:“你怎么知道这杜子平有破幻之能?”

    卫天龙道:“当日派金刀会的人偷袭杜子平,有一人逃脱,他曾经提过。”

    五长老沉吟道:“破幻之能?这杜子平平日里与谁走得近一些?”

    卫天龙道:“除了万通商会外,这杜子平入谷时间不长,没听说有什么其它好友。不过,那天风与青鸾两位前辈似乎与他关系不错。”接着,他便将拍卖会上之事一一告知。

    五长老沉吟道:“卫天龙,我问你,这杜子平的阵法之道到了什么地步,你知道吗?”

    卫天龙道:“当日,他虽破了我本命法阵,但我事后想来,似是偶然成份更多一些。不过,倘若他利用这七星追魂阵斩杀了乐长老,只能说明两种情况,一是,此人的阵法之道远远超过我;二是他恰好对我这七星追魂阵有相当的了解。”

    五长老说道:“我对阵法也稍有涉猎,以你的阵法水准,这杜子平或许强过于你,但远远胜出,似无可能。只是他居然对你这七星追魂阵颇为了解,倒是奇了。”

    卫天龙道:“据说此人也得了我三才门的一些阵法典籍,因此了解我这七星追魂阵,到也不足为奇。”

    五长老道:“此人又与天风青鸾交好,这样吧,你回去把你的本命阵图还需要什么灵材,尽管报来,我会尽力提升你本命阵图的威力,你这几年,好好钻研阵法,不要再局限于三才门所学,也许你与杜子平还会再次交手。”

    次日,杜子平来到洞冥子洞府,提出要出城获杀玄冰兽,因此洞冥子之前说过,杜子平除了赴丁灵中与苦大师之约外,不必外出,显然是不想他出什么意外,同时也是表示,限制他出城。

    洞冥子淡淡地道:“你回来就好,没必要解释。”在金丹期修士的眼中,无论是什么样的人,只要没有结丹,根本不必在意。因为没有人会在意蝼蚁的生死。只是他心中也是暗怒,昨夜他安排的人居然被杜子平甩掉!

    杜子平道:“多谢前辈,只是我今天还有一件事相求。”

    洞冥子道:“什么事?”

    杜子平道:“我欠下万通商会一些贡献点,因此,我打算前去猎杀玄冰兽来还债,望前辈准许。”

    洞冥子冷笑一声道:“看来我若是不准,这笔债就要推到我身上,嘿嘿,你这明明是来打秋风的,说吧,你欠人家多少贡献点?”

    杜子平低声道:“不多,五万。”

    洞冥子眉毛一挑,说道:“五万!不多!”他虽然尽量压抑着声音,但杜子平仍听出语气不善。

    “按一个贡献点二十块玉晶计,这五万贡献点,也是一百万块玉晶,莫说在孤魂谷,便是整个南疆,也有许多金丹期的修士手头没有这么多玉晶,你一个小小的胎动中期修士,居然敢欠下这样一笔债,还敢说不多,”洞冥子说道。

    杜子平道:“因此,我准备出去猎杀玄冰兽,运气好的话,还能得些天材地宝,便能还债了。”

    洞冥子道:“嘿,这五万贡献点,你什么时候能搞定?万通商会给你多少时间?”

    杜子平道:“前辈,昨日我击杀的那人,得到一柄上品灵器,估计能价值不菲,应该能还上一部份,还有他的青木诀功法,到也不差。”说完,他将那无影刀取出。

    杜子平昨夜得了绿松髓之后,对那柄无影刀极感兴趣,但回到洞内,却发现无法炼化,不由得沮丧万分,因此便有了将这柄无影刀卖掉的打算。

    这乐平的法宝囊中,除了无影刀、灵羽飞袍与那柄竹剑外,只有有百十块中品玉晶,十几枚灵丹,那块绿松髓与青木诀,再无其它物事。

    洞冥子接过这柄无影刀一看,咦了一声,说道:“无影刀,青木决?莫非此人是青竹剑乐宁?他当年在胎动期中也算是颇有名气之人,想不到居然死在你的手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