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一颗鼻屎

空能静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御书阁 www.yushuge.com,最快更新止玄最新章节!

    世间诸般迷惑乍看玄奇异常,让常人无法理解,甚至恐惧,但若深究起来,必有其无法遁逃之理由。

    这道理在凡间适用,修真界亦是如此。

    即便灵法玄奇,纵使千变万化,有些东西说破了,也就那么回事。

    无论修炼到什么境界,在哥哥眼中,妹妹还是那个任性固执的小女孩儿,路边一朵野菊,桑田中央两只麻雀,那些不惹眼的东西妹妹从来不看,也不管,小小年级,她已经寄望于九霄天穹之尽头。

    也无所谓,既然她要,那便想尽一切办法,也要帮她得到,哥哥的想法如是简单,所以,他会为他眼中的小女孩儿做任何事情。

    同境招魂女,这称谓说着挺拗口,但细想之下却无比恐怖,苏荼的天资和实力都是绝佳,在九阴魔宫,她离顶层那几位还有很长距离,但这丝毫不影响苏荼的威名。

    然而苍穹之大,修真世界之广阔,常人根本难以想象,在元婴期,不,在任何境界,都无人敢自称无敌,如果无敌,那么,这样的存在必定会遭受更高境界修士的打压,这个道理,也是千古不变的。

    苏荼没有这样的遭遇,她也明白,这种遭遇还远远轮不到自己。

    多年来,死在苏荼手中的元婴期修士有很多,但同样,有许多元婴期修士苏荼根本就奈何不得,甚至不是对方的敌手。

    而那些人最后还是死了,理由很简单,妹妹杀不了的,就由哥哥出手,然后,再把那五个字放到妹妹身上。

    同境招魂女。

    哥哥不是九阴魔宫的人,也并非哪个门派中的老祖,散人一位,闲云野鹤,或许,他就是迪星最没有名气的化神期强者。

    当他出现在虚空中时,滕渊老祖透过赵嫚的双眼看到他的样子,甚至都觉得自己是眼花了。

    四下那灵威之庞大,甚至让滕渊这名元婴期老儿都感到窒息,可是,站在眼前的男子却是咋看,咋,觉得别扭。

    破破烂烂的草帽,一身麻花补丁的短衣短裤,两只脚光着丫子,脚底和小腿上还满是泥,活像一个种地的,再看男子肩上扛着的锄头,娘的,还真是一种地的。

    滕渊不是傻子,即便男子外貌上再奇怪,也没法掩盖四周的灵威,他的反应也和所有见到化神期的元婴修士一样,都是撒丫子想跑。

    但此刻,无论是眼前的炉鼎赵嫚还是远在百万里之外的滕渊,都已然无法动弹。

    男子把草帽摘下来,露出的却是一张极为儒雅的年轻脸孔,他眯眼翘着眼前衣着几乎透明的赵嫚,笑得贼开心。

    “要不是刚才听到了你的声音,我还真有心把你留下来跟你唠唠。”男子将锄头拄在地上,那做功明显低劣的底子刚一触地,方圆十里之内的一切草木生灵全都化成了粉末。

    滕渊已然是惊恐万分,多年来,他不敢去星外,怕的就是哪天一个不长眼遇上脾气不好的化神期修士,却不曾想今日便大难临头。

    男子挖了挖鼻屎,然后将手指甲里那团黏糊糊的东西滚成一个屎球,朝着赵嫚轻轻一弹,整个动作一气呵成,跟他那张脸不怎么相衬,却也是地地道道的农夫做派,别小看这一手,要没在乡下呆个十年八载的,还真做不出来。

    滕渊更是不敢小觑这一粒鼻屎,对方可是化神期,杀人的手段他根本无法想象,当即,盘坐在钟南山的滕渊咬破自己舌尖,逼出三滴魂血,然后一掌拍向自己眉心,这才终于赶在那颗鼻屎落在赵嫚身上之前,摆脱了四周灵威压制,以及他与炉鼎的牵连。

    然而,鼻屎还是那颗鼻屎,根本一丝灵力也没有,滕渊就这么被吓得毁掉了自身半数修为。

    看着自己弹出的那颗污秽落在赵嫚高挺的胸脯上,男子咧嘴一笑,“哎哟,不好意思,这,这怎么弄到你身上,我,我来给你弄开。”

    说着,男子便把手放在了赵嫚那几乎萝露的双峰上,恬不知耻的笑了笑之后,男子也没有更大胆的举动,一挥手,眼前的炉鼎便直接飞向了钟南山。

    “荼荼,哥来得及时吧,嘿,得亏那老王八自断修为,要不然,我……”

    苏荼面色清冷,“你要是真心想杀他,他有那个机会吗?”

    哥哥不好意思的来到苏荼身前,用手在没剩几块布的裤管上擦了擦,趁机呀,把那颗鼻屎给弄得没了踪影。

    “杀他事小,但若是让赵国修真联盟和九阴魔宫正面冲突,你恐怕也不好过,钟南派再好欺负,也终究有个秦演阳,等他哪天化神了,你家姥姥都得让着三分,一个林修,真就能为他啥都不管。”

    “我的事用不着你管,苏剑心,你要是真那么关心我,现在就追上七玄,把他杀了。”苏荼说着,不知因何生起一股怒意,胸口剧烈起伏。

    叫做苏剑心的哥哥连忙摆手,“嘿,你还真听不进劝啊,七玄看到了你,也是元婴期,我肯定是要杀他的,可绝不能是为了林修,那小子根本就是个怪物,实话告诉你,我虽然看得不深,但也知道,在他身边,那个被封印的元神压根儿就是一个‘真仙’,惊鸿意境是啥?那是遭天谴的东西,钟南派和赵国那些不知死活的东西要是能杀了他还好,可若是给他抓到一丝机会,让他进入元婴期,惊鸿意境真迹显露,那时候……荼荼,现在看那小子是风平浪静,可一旦等到将来,所有牵涉其中的人恐怕都逃不过天谴,我们苏家不就……”

    “那你为何不杀了林修?”苏荼看着哥哥说道。

    苏剑心没有回答,他和苏荼其实都知道答案。

    “好啦。”苏剑心拿起锄头,从裤兜里掏出一颗酸枣放进嘴里,“你嫂嫂最近身子不大好,有时间就去看看她,你要做的事情尽管去做,该杀的人我也会一个不落下。”

    说完,苏剑心步入虚空,身影缓缓消失。

    怒气和清冷在苏荼脸上散开,取而代之的是一抹甜甜的笑容,任何知晓苏荼名号之人,若是见到这略显稚气的笑容,只怕都会大跌眼镜。

    “哥,我知道你想的和我一样,要不然,你干嘛现身给滕渊老儿看到,不就是想让他们离林修远一点吗。”

    女子都爱别人宠,苏荼内心深处也不例外,她就是喜欢看到哥哥什么都替自己想,什么都替自己做。刚才让苏剑心去杀七玄,是想看看哥哥会不会为自己打破所有的底线,可苏荼也明白,实在到了那个地步,哥哥哪里会管什么底线。

    收敛笑容于心,苏荼的目光再度变得冰森阴狠,然后往楚国追去。

    就在林修第一次喘息间构筑完一道火属性攻击法阵之时,他漠然睁眼,然后极速赶回叶城的家中。

    推门一看,只见茹婉满面春风,然后,她怀里那胖乎乎的小东西便叽叽喳喳的叫起来,然后扑进林修怀里。

    “林二,你终于醒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