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八章 敌来

烟火成城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御书阁 www.yushuge.com,最快更新炼狱艺术家最新章节!

    风停雨住。

    夜幕中,整个寨子静悄悄的。

    在吃了一顿熟食,喝了热汤之后,寨子里的老人们都已经安歇。

    吴婶硬把柳平推出厨房,大声道:

    “打了盗匪,又给大家烧了一顿饭,还不够你累的?这些事交给吴婶,你去陪好你的朋友。”

    “那就麻烦吴婶了。”

    柳平笑了笑,走到火堆前坐下来。

    火光映照在徐胜的身上,将他的影子拉长,一直延伸至黑暗中。

    “在想什么?”柳平问。

    “当年我若有点出息,就不会被师父藏在草堆里,眼睁睁看着他被邪教的人杀死了。”徐胜道。

    柳平随意摆了个拳架,手上动作不断变幻,一直到第十五式。

    “你当年学了十四式?”他问。

    “是的。”徐胜道。

    “当年你多大?”

    “十六岁。”

    柳平点点头,开口道:“血涌拳第十五式是个坎儿,你师父当年必是怕你年纪尚幼,气血不够,硬练会伤身,所以一直没传授你。”

    “如今你年岁已至三十,横练了一身武艺,正好可以修习此式。”

    徐胜站起来,摆出拳架道:“我始终不信此拳术是用来强身健体的。”

    “强身健体是好事,它会帮你打下坚实的根基,没什么不好。”柳平道。

    “那你为何要另辟蹊径,再创出一门拳法?”

    “那是杀人用的技击技巧,目的不同,拳法自然不同。”

    柳平也站起来,脚步一垫,朝前快速的连击三下。

    一阵血色涌上他的脸,只听他身周响起一阵骨骼的响动声,一直延伸到四肢。

    徐胜动容道:

    “筋骨齐鸣,这是炼体入门了,你才十六岁不到!”

    柳平活动了下身子,发觉气力涨了三成,除此之外尚有些难以言喻的变化。

    他不由轻哂道:“这才哪儿到哪儿,不要一惊一乍的,跟我继续练。”

    “是。”徐胜道。

    他模仿着柳平刚才的姿势,把拳打出去。

    “你见过的高手中,实力最强的达到了什么程度?”柳平边看边问。

    徐胜道:“百步破空,一拳断树。”

    柳平叹了口气。

    徐胜道:“树燃而毁,树后山崩。”

    柳平闭上眼想了想,回忆着刚才出拳时的感觉。

    每次出拳之际有一道炽烈的气流紧紧跟随着拳头,仿佛随时都会炸裂开来。

    元素依附。

    ——这就是所谓的烈焰庇护?

    如果真是这样,也许以后自己也能做到徐胜所说的那一步。

    看来自己要想办法接触到成体系的武道知识。

    “……除了血涌拳法,你还会其他东西吗?”柳平问道。

    徐胜惭愧道:“我就靠师门的半套血涌拳闯荡乱世,勉强活了下来,未曾得高人传授其他法门。”

    “半套拳法都能活下来?”柳平问。

    “值此乱世,传承难得,甚至有不少武道传承早已泯灭,断了传承,就像我师门一样。”徐胜道。

    柳平正要说话,忽然神情一动。

    寨子外面传来一阵马蹄声。

    吴婶慌慌张张的从厨房跑出来,拎着一口铁盆就要敲打。

    柳平摆手道:“老人们都已经睡了,不要惊醒他们,我跟徐胜去看看情况。”

    吴婶哆哆嗦嗦道:“是盗匪!一定是盗匪,否则这么晚了,怎么会来我们这寨子?”

    柳平给徐胜递了个眼神。

    两人一前一后走到寨门前,透过门缝朝外望去。

    只见数十人骑着马,从对面的山坡上慢慢下来,朝着村寨的方向逼近。

    “是你加入的那帮盗匪吗?”柳平问。

    “是的,但有些奇怪……他们平时没这么安静的。”徐胜道。

    柳平细细望去,只见那群盗匪衣衫褴褛,各自挥舞着手中兵器,但神情呆滞,仿佛陷入了梦境一般。

    不对劲。

    “等等,首领好像换人了,原先的首领在打下手——你看!”徐胜道。

    柳平打开寨门朝外走去,头也不回的道:“徐胜,你守好寨子里面,若有人偷袭寨中居民,你要出手。”

    “是。”徐胜道。

    柳平迎着那些盗匪走去,在一颗大松树下站定。

    盗匪们竟也放缓速度,骑着马一字排开,来到柳平对面勒马而立。

    为首那人戴着斗笠,木然道:“你们寨子的人可要入教?入教有诸般好处,不受瘟疫,不遭横死,教中兄弟会全力护持,命终之时有神灵来救。”

    “不了。”柳平道。

    “你能代表所有人?”那人问。

    “可以。”柳平道。

    那人点点头,朝身后道:“杀了他。”

    十几人骑着马冲上前,却见柳平朝树后躲去。

    “他在树后面!”

    “围过去。”

    “别让他跑掉了!”

    黑暗中,他们吆喝着、挥舞着兵器,打马围向大树。

    突然——

    一抹烈焰轰然暴起,群马受惊嘶鸣而立,将盗匪们狠狠的掀飞出去。

    少数人勉强安抚住马,朝树后绕去。

    却见树上浓密的枝叶中伸出一只手,快速的在众盗匪头顶依次拍击。

    一连串的脆响。

    盗匪的头颅如同被拍碎的西瓜一样四分五裂,身躯扑倒在地。

    柳平从树上跳下来,收手道:“推销不成就杀人,这就是我讨厌邪教的原因。”

    他一步步朝着众盗匪走去,那颗大树在他身后燃烧起来,树枝不断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如同黑夜中的火炬。

    盗匪轰然散开。

    有人仓惶喊道:“元素拳法!他觉醒了元素拳法!”

    扑——

    一柄短剑刺穿了此人的心口。

    “镇定。”

    盗匪首领低沉的道。

    众盗匪一静,纷纷收拢马匹,重新回到首领身边。

    首领打马上前,盯着柳平道:“你用了火。”

    “是。”柳平道。

    “燃火者死。”首领道。

    “谁规定的?”柳平问。

    “——这是神的旨意。”

    “你听它说的?你们很熟?”

    柳平松开拳头,四周那种灼热的气流顿时随之消逝。

    首领见状,却道:“你现在有另一条路可走。”

    “说。”柳平道。

    “加入我们的神教,担任灭除使者,便可长生不死,永葆其福。”首领道。

    “你是灭除使者么?”柳平感兴趣的问。

    “当然。”首领道。

    “我想先看看你会不会长生不死。”柳平道。

    首领抽出腰侧长剑道:“愚昧。”

    他催马前行,正面迎着柳平高高举起长剑。

    只见长剑上猛然散发出一抹苍茫的白光,凶狠的朝下刺去。

    电光火石之间——

    柳平让开长剑,翻身上马,捉住对方握剑的手用力朝上一抹。

    一颗人头斜斜的飞出去,滚落在地上。

    躲剑、翻身、上马、捉手、抹脖子——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竟似双方早有默契,配合好了一般。

    柳平将无头尸体推下马,叹口气道:

    “这就是长生不死,永葆其福?”

    四周一静。

    纵然盗匪首领似乎也有些手段,但从搏杀的技艺上来看,在柳平面前简直连一成施展的余地都没有。

    盗匪们面面相觑。

    “跑啊!”

    突然有人喊了一嗓子。

    盗匪们打马的打马,奔走的奔走,短短数息便消失在树林深处。

    一阵掌声响起。

    只见两名身穿制式皮甲的男子从一颗大树后转了出来。

    “英雄出少年,古人诚不欺我。”

    一人赞叹道。

    “你们是何人?”柳平问道。

    那身穿制式皮甲的男子扔过来一枚令牌。

    柳平接了一看,却见令牌上刻着一个“巡”字。

    “我们乃是县城巡捕,得知邪教的踪迹,特前来暗中查访。”一人道。

    “小子,你身手不凡,何不跟我们回县城谋一份差事?”另一人道。

    柳平想了想,问道:“当公差有功夫可以学吗?”

    两人笑起来。

    一人道:“当然,十八般武艺皆有专人传授,否则还怎么抓邪拿凶?”

    “好,我跟你们去。”柳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