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9章:灭国之战

厄夜怪客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御书阁 www.yushuge.com,最快更新我要做阎罗最新章节!

    明明在天眼中看来,整个城市无比喧嚣。而秦夜却感觉,格外安静。

    除了六只阴灵示威一样的咆哮,外围的俄罗斯大军如同钢铁洪流。它在沉默,在等待,却正因为这种无声的肃穆,带给人真正的死亡滋味。

    冬日的六点,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就在六点的钟声响起之时,外围全部阴兵齐齐摁下了面甲。提起长枪。那种肃杀之意让远观的秦夜都感觉肌肤泛寒。

    风在狂啸,心脏都几乎停滞。这一刻,世界是绝对的寂静,就连六只阴灵,都没有咆哮。而是带着刻骨恨意,看着外面的杀戮机器。

    天穹越来越红,某一个瞬间,卡拉一声,无声破碎。

    宛若礼花的第一发。下一秒,主城区外,数十万阴兵潮水一样冲入乌兰巴托,冲入这个长生天信仰的发源地!

    “滋!!!”六只阴灵齐齐爆发出一声咆哮,迎接着侵略者的,是他们的十几万阴兵。带着冲天喊杀声,顷刻间反卷出去!

    那是震撼一个时代的蒙古铁骑!

    秦夜死死盯着这一切,不得不说,亲眼观摩灭国之战,这对他的触动非常大。仿佛是在告诉他,如果你不努力,这,就是百年后的华国。

    近了……更近了。

    一方,是骑着骸骨战马,穿着厚重甲胄,手持长枪的骑兵。另一方。则是穿着皮衣皮毛,持弯刀挎短弓的游骑兵阴灵。他期待着一场热血沸腾的战争,期待着充斥英雄神话和白刃相接的战场。瞳孔中,双方距离五十米……十米……轰!!

    这一刻,时间宛若停滞。

    银色和灰色,瞬间形成一片犬牙,互相交错。迎接蒙古铁骑的,是一排排竖起的长枪,带着骑兵疯狂的动能,毫无怜悯地刺入他们的胸膛。

    刷……秦夜微微张嘴,看向天空,抚摸谛听的手都忘记了。

    难得一见的奇景。

    起码数千点鬼火冲上天穹,苍白,碧绿,紫红,血腥……很奇怪,明明是死后的灵魂,却绽放出生命中最美的色彩,将他的脸都映照得五颜六色。

    数千阴灵灰飞烟灭。当这个血肉磨盘转动起来,除非一方灭绝,就绝不会停止。

    “滋!!!”天穹中,足足三十米大的天鹅阴灵展开双翼,猛然发出一声咆哮,在它身后,数万箭雨腾空而起!草原上的阴灵,每一个生前都是最好的猎人。弓箭是他们的本能。而这些箭,遮蔽了云,扭曲了雨,带着破空之声没入云顶,再暴雨一样倾盆而下!

    “строй!!”冲入乌兰巴托的哥萨克骑兵群中,陡然响起一个洪亮的声音。下一秒,所有骑兵脚下,立刻浮现出一个一米见方的苍白光环。

    光环周围萦绕无数阴符,中央是一个逆十字。而当箭雨落下之时,却只能听到一片叮叮当当的声音,根本无法刺入盔甲。

    军阵。

    “冥王十字军阵——俄罗斯地府最顶尖的军阵之一。”谛听缓缓开口道。

    秦夜一眨不眨地看着,军阵之下,所有大军宛若出笼猛虎,他们的面甲下,一道道血红的鬼火升腾起来。在这片漆黑的夜,好似暗夜繁星。群狼环伺。紧接着,以一

    种比刚才更疯狂的速度冲了上去!

    哗啦啦……山河决堤,这一次升上天空的鬼火足足比之前多一倍有余!如果说双方刚才还是犬牙交错,现在,则立刻变成了一边倒,银色的海潮瞬间压过灰色的沙滩。

    和秦夜想象的不同。

    没有惨叫。

    只有一往无前。

    一位阴灵被刺穿,而在它最后一瞬,却将弯刀砍向对方盔甲。但这没有任何用处,只能在盔甲上留下一道道白痕。不过……他不是最后一个,每一个蒙古国的阴灵,每一个参加这场护国之战的骑士,这一刻发疯一样冲向前面无尽枪阵,再被残酷地收割灵魂。

    也没有后退。

    无论前方死伤多么严重,后方的骑兵完全不顾性命地冲了出去,哪怕知道往前就是地狱,哪怕知道往前就是灵魂的终结。但是……竟然没有一句话,没有一个指挥。完全靠着信念支撑,竟然藐视了一瞬间的实力碾压。

    为国土而战。谁也没有退路。

    秦夜感觉喉咙有些堵。

    不是感动。

    他知道,如果华国走到了这么一天,必定大家都会这么做。甚至……说不定他也会。

    但是……不能出现这一天!

    这种沉默的战场带来的压抑,这种为信念而死的无畏冲锋带来的感动,难以言喻。也不想亲身体会。他甚至从来没想过,这里……竟然会是一片沉默的战场。

    一片片的鬼火布满天际,震耳欲聋的马蹄声宛若大地惊雷。没有惨叫,双方都在履行着自己的宿命。军阵打开之后,蒙古铁骑根本不是对手,被冲的连连退缩,不过一个小时,乌兰巴托外围,已经布满银色海啸。

    “几百年前,七大地府围攻华国。那一战,比这惨烈多了。”谛听幽幽的声音打破了他的沉思,竟然带着一些沙哑:“这个世间不应有暴力,但是……能制服暴力的,只有暴力。”

    “人啊……都因一些欲念而拥有行动目标,死后也是一样。地府和人间本无区别……阳间的争锋,到了地府仍然进行,谁都在争夺有限的资源。谁都在争取更具分量的国际地位。这是国家的根本诉求,华国地府不可能超脱物外。”

    “你可能会觉得,我们逼你逼的太紧,但是,如果不逼,这幕场景一百年后,极大可能出现在华国。”

    秦夜没有开口,只是目光复杂。

    二代说过,或许你会怪我,但是,你总会明白。

    阿尔萨斯,谛听也说过,地府剩下来的阴灵就这么点了,你既然接下了这份重任,就应该承担自己的义务。

    现在,他明白的更加透彻。

    人,总是在一些不经意间感动。或者大彻大悟。

    思绪和目光分为两个区域,他深深看着这片战场。十几万蒙古阴兵,不过一个小时,已经死伤小半。就在此刻,蒙古骑兵同时分开。一批漆黑的骑兵冲了出来。

    它们穿着黑色的盔甲,甚至比俄罗斯地府阴兵更加精良。手持连枷,就连马上都披挂重甲。浑身的阴气都绝非其他骑兵可比。

    蒙古地府,就连那几位阴灵都只有判官级别,而这上百黑色骑兵,

    竟然都是无常官职。

    铁浮屠!

    这是当年蒙元铁骑最著名的杀伤性武器,刚刚出现,立刻全速朝着对面冲锋。铁甲哗啦作响,手中大刀在地面拖出赤红色的阴气。带着无可匹敌的姿态,从数十个地方硬生生冲了进去!

    顶着无数长枪冲了进去!

    秦夜摇了摇头,转过身,他已经不想看下去了。

    “你也感觉到了?”谛听惊讶道。

    “这么恐怖的阴气……怎么感觉不到?”秦夜扫了一眼战场某处,就在那里,阴气浓郁到生气都无法通过。只是,还没有选择动手而已。

    “叶卡捷琳娜女王……另一位大帝……早就在现场了……”

    “蒙古地府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但是,为什么对方不出手?”

    他轻轻抬起手,掌心竟然有一个鳞片印记。黯淡无光。

    “你怎么想的?”谛听眯着眼睛问道。

    “他们在拖。”秦夜冷笑道:“因为……怨魂晶的挖掘地点不在这里。“

    “我们在蓝天大厦上可以看到,乌兰巴托市区并没有任何阴气黑洞的现象。根据记载,怨魂晶存在的地方并不是在乌兰巴托市区,而是在……特勒吉国家公园。”

    “明明可以马上解决的战争,他们却拖了一个小时,看样子完全胜利,还会有好几个小时。就是为了让我们留在这里,他们需要这个理由。而现在……彼得大帝应该正在特勒吉国家公园,挖掘怨魂晶。谛听,你说,他们敢不敢瞒着我们挖出怨魂晶?”

    “说不定。”谛听舔着嘴唇冷笑道:“现在,他们要的就是安全,安全,以及安全。他们已经不在意国际公约了。而我们的援军呢?”

    秦夜看着掌心,就在此刻,掌心的印记忽然闪动起细微的金光来。

    “他们已经进入亚洲。”他放下手掌,深深看着特勒吉国家公园的方向:“最多半个小时,他们就会抵达这里!”

    ………………………………………………

    亚洲,菲律宾。

    十二天罗之一,杨继业镇守之处。

    褚门城,菲律宾阴司首府。此刻,本该安静的城市,最中心的阁楼处,一片灯火通明。

    杨家精锐尽数汇聚于此,瞠目结舌地看着面前一面巨大的八卦镜。

    八卦镜中央,是一片阴云,翻涌成世界地图的模样。而就在地图上,无数的阴气疯狂地从下方冲来,此刻,已经逼近菲律宾海岸!

    而八卦镜周围,萦绕着一圈刻度标尺。而此刻,现在标尺上的数目已经完全发红!

    “二十三亿……”杨继业震撼地看着画面,倒抽一口凉气,眼眶中鬼火乱跳:“这是……十几位阎罗一起出行?还是外域地府大军压境?”

    没有人开口,足足过了数秒,他才猛然抬起头来:“阳间的土地呢?为什么没有回音?他们到底在做什么!”

    他不知道,此刻,阳间的菲律宾,无数市民从睡梦中惊醒,特别机构的成员全都瞠目结舌地看着天空。数之不尽的阴云东渡,撕裂了夜,淹没了云,就连月光都不敢出现。

    圣灵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