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7章:天道契约

厄夜怪客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御书阁 www.yushuge.com,最快更新我要做阎罗最新章节!

    沉吟片刻,身形消失,再次出现时,已经是三十分钟以后。而他的身形,已经出现在了六元图广场。

    刚刚出现,他就愣了一愣。

    一年不见,六元图广场已经完全不同!

    最中央的烛龙眼完全打开,整个建筑如同活过来一般,从内部透出各种隐晦的光芒。其他五栋建筑宛若群星拱月一般衬托着它。

    地面上,谛听小小的身躯已经在一年内扭动出了无数阴符。数万米的地面,整整齐齐地排列着数不尽的阴符,间隔,大小,完全一致。形状却各不相同。每一个阴符都绽放出银色的光华。秦夜一脚踏在其上,就连他都为之震撼。

    而且……不只是地面,四面八方,整个空间,都被一片片阴符包围,这些阴符形成四方形的墙壁。抬头仰望,宛若踏足银河。置身其中,绚烂的足以让人失神。

    “天阶夜色凉如水,坐看牵牛织女星。”秦夜感慨地说了一句,随后又摇了摇头,笑道:“应该是云母屏风烛影深,长河渐落晓星沉。”

    一道道若有若无的阴气从青石裂缝中蔓延出来,飞入天际,再化为白色纸钱飘落。所有阴兵都站在阴符界限之外。在这里,甚至看不清谛听在何处。

    听到秦夜的声音,所有阴兵立刻半跪于地,齐声道:“恭迎阎王!”

    宛若午门阅兵。

    很轻微的一瞬,在这一幕恢弘的阴符星空之下万众俯首,却轻轻震撼了秦夜的心。

    “免礼。”他抬了抬手,感知了一下谛听的阴气,身形一闪,再出现时,已经进入了四方形的阴符屏障之内,来到了谛听身侧,悬浮空中。

    “这是六道轮回?”他看了十几分钟,低声问道。

    谛听头也没抬,只是摇了摇尾巴。

    六道轮回虽然具有了功能,但只是最普通的投胎功能,具体去哪一道并没有设立。而这份工作,一直是谛听在做。

    “那么……是其中一道?”

    谛听尾巴都没动。

    秦夜继续反复横跳:“饿鬼道?”

    谛听没反应。

    “天人道?”

    谛听身体顿了顿。

    “人间……卧槽!你干什么!来人……来人!!有刺客!!有恶犬要伤朕!!”

    秦夜抱头鼠窜,谛听在身后呲着牙狂奔不已。一边跑一边磨牙,怒斥道:“来啊……本王要看看谁敢上来!”

    “我特么刚好画到最难的阴符!你跟个背后灵一样JJYY有完没完!?今儿不咬断你第三条腿,你就不知道谛大爷三只眼!!汪!!”

    十分钟后,秦夜满脸铁青,谛听和磁铁一样咬在他胳膊上,晃都晃不下来。

    “你说你……世界如此美妙,你却如此暴躁……像话吗?”好不容易掰开谛听的黑口,秦夜呲牙道:“滋……青了……你最近用磨牙棒了?我擦……艹!!”

    话音未落,谛听已经一口咬到他背上,眼睛里带着一种“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神色。

    磨牙棒?!

    磨尼玛听到没!

    老子是谛听!不是中华田园犬!

    数分钟后,秦夜终于摆脱了谛听,喘着气道:“所以……这到底是哪一道?”

    谛听没好气地转过身,尾巴剑一样指着秦夜:“……对于你锲而不

    舍的捣乱精神,我很佩服。既然你诚心诚意地发问了,我就大发慈悲地告诉你。”

    “这是阴阳路……差不多接近完工。整个六道加上十八地狱,没有上百年的工作根本完成不了——在只有一位阎罗的情况下,你要不要感受一下?”

    话音刚落,秦夜已经站在了广场正中央。谛听撇了撇嘴,小爪子轻轻一跺地面,刹那间,四面八方的阴符宛若活了过来,围绕广场缓缓旋转。

    “这是……”秦夜愕然抬眉,随着阴符的旋转,宛若银河苏醒。四面八方群星闪耀,一种玄而又玄的感觉侵入他的眉心,他不禁闭上眼睛感受起来。

    就在闭上眼的刹那,他的感知中忽然出现了一条大道。它是如此之宽,大概千米左右。如此之长,根本看不到头,只能在尽头看见一栋高耸的鬼门关。

    两侧盛开彼岸花。天空中漂浮着无数鬼火。整个画面以黑白红三色色调为主。偶然能闪过一些顶天立地的,巨大的虚影。

    他们在动。

    秦夜仔细感知了一下,这是一代二代还有自己,经历过的大多数“名场面”,比如1V5反杀残血逃脱……咳咳,错了,重来一次。

    比如对马海峡,比如攻打蓬丘,比如世界议会……还有更多。

    足足过了二十多分钟,他才睁开眼睛,满意地点了点头:“不错。”

    “仅仅是不错?!”谛听的声音都尖锐了,小眼珠子里迸射出一种“给你三秒钟时间重新考虑措辞”的眼神。

    “……很好。VERYGOOD!”

    谛听这才满意地低下了头,挪动着小小的身体,用小爪子继续勾勒阴符:“既然知道本王的工作何其重要,就没别事儿跟个会说话的电线杆子一样杵在那里……那谁,挂个牌子,闲杂人等禁止进入!”

    这片空间安静了下去。谛听足足又勾勒了十分钟,这才抬头舒一口气。正要低头,眼角忽然抽了抽,咬牙切齿:“你怎么还不走!?”

    秦夜挫折下巴,沉吟数秒才开口:“好歹你也是个阎罗……有的事,我打算听听你的意见。”

    这种“我特么实在没人问了给你个机会表现一下”的语气,让谛听毛都竖了起来。

    一代不如一代啊……连对自己的基本尊重都在渐渐消失吗……

    秦夜当然听不到谛听的心声,他收敛了笑容,凝重道:“我们马上要去迪拜。”

    “哦。”谛听毫无感情地发了个单音节,随即才道:“能源峰会?”

    秦夜的无声点头它没有看到,而是叹了口气抬起头,喃喃道:“你放出这记大招,三常必须接招。这一年内,华国地府没有任何学术交流,这次去迪拜……恐怕就是图穷匕见的时候。”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已经足够让那些科学家的耐心降到冰点了。”

    它转过身,习惯性地跳到了秦夜肩膀,舒服地趴了下来:“以我们的科研进度,自然不可能披露真实情况。那么,你们要面对的,就是世界的联合。三常挑拨牵头之下,科学家,甚至财团都可能会站队。局面……可不怎么好看啊。”

    “你准备怎么做?”

    秦夜神色冷了下来:“本王这次去,就是摆明华国的态度。”

    “这是华国地府内务!我们想拿出来的,你们才能看。我们不想拿出来的,你们喊破天也没用!”

    “没错!”谛听冷笑一声:“华国地府从来不为任何势力低头!以往,你实力不够强,必须要和他们虚与委蛇。但现在……新能源这张牌一旦打通,华国将迎来高速腾飞的时期!没有必要再和他们绕圈子!”

    “想看,就给我等着。不想,就滚!”

    “华国从不需要唯唯诺诺的阎王!”

    秦夜微微颔首,但是他更清楚,强硬并不是无脑刚。而这一次峰会,有他必须拿到的东西!

    他微微抬了抬手,一份资料出现虚空。谛听看了一眼:“这是?”

    “这次必须拿下的东西。而他们……必定来到!”秦夜寒声道:“为此,我准备了很多。还差最后一样东西。”

    “听着,我需要一种束缚力极强的契约。一种可以不看双方是否愿意,而是外力强制执行的契约。永不可更改那种!”

    你真以为我没事来和你道别?

    谛听想都没想:“天道契约。”

    “这是三界最高契约,无人可以背叛。使用方法也非常简单。以阴符勾勒出天道的名字,任何阎罗都会的手段。”它顿了顿,笑的非常狡黠:“而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知道天道的真名。因为他知道,所以……整个华国地府阎罗都知道。”

    秦夜愣了愣,眼睛猛然一亮。

    天道的真名……他也知道!

    无!

    混沌!

    这是在新大陆,二代阎王亲自喊出来的名字!绝不会有错!

    “用双方的阴气书写这个名字。没有任何人敢背叛。哪怕握着创造级神器的高阶阎罗也不敢!这是天道的规则!”

    …………………………………………

    迪拜。

    这座城市,在阴司叫做白骨之城。它仍然如同阳间一般繁华。成为沙漠中的明珠。但是,它的所有建筑,道路,全部都是由骨骸搭建而成!

    所以,也叫做苍白之城。

    这里纸醉金迷,所有骨骸都被扭曲成了一座座想象力非凡的现代化建筑。这是死神奥西里斯亲手所为。并且,因为这里链接诸多阳间能源国。在阴司也得到了同等地位。有关能源的会议,大部分都在这里召开。

    迪拜最大的酒店——骸骨帆船。

    在阴司,这里只有三十层以下营业,是迪拜最大也最好的酒店。属于茵蒂斯财团麾下。而三十层以上的五层,全都只接待会议团体。如今,这里已经鬼流聚集。

    “你确定?”富兰克林坐在房间内,通过落地窗遥望迪拜外景。头也不回地说:“他们确定会来?”

    “是。”身后的科学家说道:“我清楚看到了他们的房间。而且……是总统套房。”

    阎王亲临吗……

    然而,下一句话,让他愕然地转过了头。

    “但是,只有两间房。”

    两件总统套房,来两位阎罗吗?

    规格是够高了,但是……

    “他们的科研团队呢?!”富兰克林不敢相信地问道:“他们的科研团队一个不来?!就来两位阎罗!?他们是想做什么!”

    一股怒火,猛然冲上天灵盖。

    这是能源大会!

    你们的科研团队不来,来两位阎罗这是要做什么!

    把我们当傻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