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惊喜(续)

米糕羊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御书阁 www.yushuge.com,最快更新乱世栋梁最新章节!

    庐陵王府,掌柜胡炜正在向王妃夏侯氏展示一个屏风。

    这屏风为寻常尺寸,其上花团锦簇,又有许多五颜六色的鸟雀嬉戏其间。

    但和寻常屏风不同的是,屏风上鲜花和鸟雀并不是画上去的,而是‘固定’在屏风上,层次分明,若有微风吹过,还会微微‘晃动’。

    人站(坐)在屏风前,就像为鸟语花香所环绕那样。

    夏侯氏仔细端详着屏风,一度以为这些花朵、鸟雀都是真的,但凑近了看,发现这些花鸟,都是...

    “这...是纸做的?”夏侯氏问,一脸惊讶,身边侍女同样如此。

    为侍女隔开的胡炜点点头:“正是。”

    “鄙店的屏风‘鸟语花香’,其上鲜花、鸟雀,均为纸制,上色之后,栩栩如生,不知道的,还以为真的是鲜花和鸟雀固定在屏风上。”

    夏侯氏看着一朵朵鲜艳的花,看着一只只活灵活现的鸟雀,只觉眼花缭乱:“这得费多少人工,才做出如此漂亮的花鸟屏风?”

    胡炜回答:“王妃说的是,如此一面屏风,花朵上百,鸟雀亦上百,制作起来,十分繁琐。”

    “花瓣要上色,鸟羽亦是如此,然后瓣成花团,羽化鸟雀,耗时月余...”

    夏侯氏边听边点头,继续欣赏这“鸟语花香”屏风。

    胡炜见对方很满意,再看向眼前这漂亮的屏风,忽然觉得有些惭愧。

    这屏风上那么多栩栩如生的花朵、鸟雀,看上去很复杂,制作起来一定很繁琐,所以售价一定昂贵。

    然而制作起来并不是特别费事。

    作为‘鄱阳纸业’的一种产品,纸工艺品的发展很快,作场又采用了分工制,员工们分工制作各种小部件,并且将其拼装起来,其实制作速度不慢。

    譬如纸鸟,有专门的‘造型师’设计鸟雀造型,然后细化各部件的形状、颜色。

    又有专门的员工制作羽毛等部件,然后上色、成形,花朵亦是如此。

    一面复杂的“鸟语花香”屏风,在作场员工的分工协作下制作,完成时间一般是数日。

    但考虑到‘客户消费心理’,自然不能据实相告,否则就卖不上好价钱。

    然而‘欺骗客户’,哪怕是‘善意欺骗’,胡炜也觉得有些惭愧。

    夏侯氏仔细看过这“鸟语花香”屏风,对萧应给她的惊喜,很满意。

    “胡掌柜总是能从饶州,弄来许多精美的器物。”

    夏侯氏一边说,一边坐回榻上,那名侍女侍立榻边。

    胡炜站在下首,笑道:“并非草民有本事,而是饶州的工艺品层出不穷,总有能让王妃看中的好玩意。”

    “大王还有何惊喜,命你带来?”

    “回王妃,大王的惊喜,除了眼前这些,还有一物。”胡炜说完,看向身边一个小木箱,却没有动作。

    夏侯氏见状愈发感兴趣,她明白胡炜这是希望旁人回避,或许只有这样,这惊喜才能给她最大的惊喜。

    然而就她和胡炜共处一室,按说不太合适,容易被人嚼舌头。

    不过这是王府,侍女们候在外面,暂时回避一下,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且胡炜是为新平公李笠打点产业的掌柜,经常出入各王侯府邸,向女眷推销饶州工艺品,并未有什么闲言碎语传出,名声是不错的。

    夏侯氏示意侍女回避,看着那木箱,期待起来。

    前几日,她去建安侯府与萧贲相会,结果萧应不知听了谁的鼓动,竟然也跑去建安侯府。

    亏得夏侯氏外出时有耳目在府里,及时通风报信,所以她赶在萧应来建安侯府前,离开。

    等萧应回到王府后,问她要‘惊喜’,夏侯氏不知此话从何说起,错愕之余,只能佯做不悦。

    这一招一直很有效果,萧应见她不高兴,慌得手足无措。

    于是向胡炜购买‘礼物’,让胡炜今日带来‘惊喜’,让她开心。

    夏侯氏看着胡炜将木箱打开,然后将一物放在面前案上。

    “王妃,此物颇为神奇,能给人惊喜。”胡炜缓缓说着,面带笑容,轻轻摩挲着这物品:“还请王妃一会见识了,镇静些。”

    “镇静?这是什么器物,很吓人么?”夏侯氏问道,愈发好奇起来。

    “是,初见此物风采之人,恐怕会吓一跳,甚至叫喊起来。”胡炜看向夏侯氏,脸上笑意愈发浓厚。

    “但不会有任何危险,还请王妃镇静。”

    。。。。。。

    皇宫,文武官员齐聚一堂,参加五月五日的盛大筵席。

    今天是五月五日,端午节,又称沐兰节,按习俗,要竞渡。

    每年的这一日,文武官员及内外命妇,要随皇帝在乐游苑北玄武湖畔观看竞渡。

    然而去年重阳,先帝于乐游苑遇刺身亡,所以今年的五月五日玄武湖竞渡就取消了,改在宫中举办筵席。

    文武官员聚在一起,与少年天子欢度佳节。

    内外命妇则另处一殿,与太后共庆节日。

    席间,不起眼的位置,不起眼的建安侯萧贲,看着上首那空荡荡的位置,如同看着一件囊中之物。

    皇帝年幼,所以今日出现只是走个过场,很快便离开,由辅政宗王、鄱阳王萧范,代行职责,主持此次筵席。

    至于原本那位辅政宗王、湘东王,如今戴罪在家,听候朝廷处置。

    萧贲的目光在鄱阳王身上停留片刻,很快转移,转到面前案上的粽子以及菖蒲酒上。

    按照江南习俗,五月为‘恶月’,多禁忌,人们会将艾草编成人型,悬挂在门户上,并饮菖蒲酒,以禳毒气。

    当日,除了竞渡、采杂药,还以五彩丝系在手臂上,名为“辟兵”,据说能令人不病瘟。

    萧贲喝了一口菖蒲酒,再次看向鄱阳王,想着此刻待在王府里的湘东王,只觉好笑。

    一种“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得意之情,在他心中油然而生。

    本来辅政的湘东王,因为王妃指控其妾兄王珣谋逆,如今变成落水狗,差不多要完蛋了。

    毕竟王珣的弑君之罪一旦落实,湘东王即便事前不知情,也得为此付出沉重代价。

    取而代之的鄱阳王萧范,大权在握,心思也活络起来,然而这位辅政时间一长,幼帝的诸位皇叔可就不会服了。

    毕竟,鄱阳王是高祖(萧衍)的侄儿,而不是儿子。

    高祖子孙当中,如今在世的子辈,仅有湘东王萧绎,再往下,孙辈(宗室)的年长者,为庐陵王萧应那傻子,不说也罢。

    孙辈中先帝(萧纲)诸子,即幼帝的皇叔们,估计大部分都不服萧范长期辅政。

    过阵子,湘东王宠妾一家人完蛋,湘东王就会彻底靠边站,那么,掌权的萧范就会成为众矢之的,也不知会闹出什么风波。

    萧范父子若被踢出去,诸皇叔为了夺权,迟早又会内讧,届时风雨再起,真是热闹。

    一场场腥风血雨,谁能活下来,给我一个惊喜呢?

    萧贲如是想,心中高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正要满上,却有几名宦者过来。

    当中一人,为太后身边心腹宦者,向萧贲说道:“建安侯,太后有请。”

    萧贲赶紧起身,问:“不知太后有何事召唤下官?”

    “小人不知,请建安侯随小人来。”

    萧贲点点头,随着宦者离开。

    走着走着,有些期盼:莫非太后有任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