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眼圈红了

喻色墨靖尧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御书阁 www.yushuge.com,最快更新天降老公美色撩人最新章节!

    他没有开口。

    可是一身清贵冷峻的他就是这样站着,就让冲过来的人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脚步,谁都不敢动他。

    那些人不敢动墨靖尧,但却与苏木溪带来的人动了手,一时间现场有些混乱起来。

    然后,人群中有一个人走了过来。

    喻色的目光在看到那人的时候,身子轻颤了起来。

    对上一身煞气的来人,墨靖尧冷冷开口,“谁动喻色,先过了我这关。”

    “墨靖尧,她害死了我妹妹,杀人偿命,你若让开,我给你面子,你若不让开,别怪我直接动手了,我祝刚一定要为我妹报仇。”

    “不让。”不想,墨靖尧冷冷两个字,依然淡定的站在喻色的身前,仿佛他是她的保护神。

    人越来越多,而喻色这边她和墨靖尧,还有苏木溪与她带来的几个人很快就被围在了角落里。

    眼看着祝刚涨红了脸的已经在摩拳擦掌了,喻色回握了一下墨靖尧的手,轻声道:“我来跟他说。”

    “不行。”墨靖尧目光冷峻的都在祝刚的身上,从祝刚报出身份,他就知道这个人对于喻色来说有多危险了。

    喻色无语了。

    眼看着祝刚一拳挥向护着他的墨靖尧,她慌的闭上了眼睛,大喝一声,“不要。”

    这一嗓子喊出去,连她自己都惊住了。

    宛如大喇叭一样,也神奇的喝住了眼前的混乱。

    所有人的目光瞬间都集中在了她的身上。

    虽然,她只是露出了半个小脑袋瓜,但还是集中在了她的身上。

    “我是喻色,事情因我而起,你们有事也是冲着我来,不要打架。”

    “喻色,你这是承认是你害死阿红了?”祝刚红着眼圈,手指着喻色,如果不是墨靖尧挡在面前,他可能直接上前掐死喻色了。

    “我只说事情因我而起,但祝红的死另有原因。”

    “什么原因?你最好一次性说清楚,否则,就算你有个强大的姐夫护着你,我祝刚早早晚晚也要弄死你的。”

    又来了。

    所有人都认定墨靖尧是她姐夫。

    喻色懒着解释。

    也是这个时候,她忽而发现,每次有人说墨靖尧是她姐夫的时候,这个男人从来都没有反驳过。

    没承认也没有否认。

    这与那个明显不喜欢喻沫的墨靖尧仿佛是两个人似的。

    不过喻色来不及去理清她跟墨靖尧的关系,现在最要紧的是处理祝红的事情。

    “她的死不是因为我开的药方,不对,也是因为我开的药方。”想起身后太平间里死了的祝红,喻色又乱了。

    “别慌,把你知道的说出来就好。”墨靖尧又是回握了一下她的手,轻声说到。

    喻色深吸了一口气,惦起脚尖才能透过墨靖尧的肩膀看到祝刚。

    “红姐的确是用了我开的药方,也是按照我开的药方抓的药,但是,她的死因不是因为我的药方,而是中毒了。”

    “中毒了?那还不是吃了你的药才中的毒,喻色,你不要偷换概念,你是手机发给阿红药方的,她的手机在我的手里,你抵赖不掉的。”祝刚一说起祝红,眼圈都红了。

    那是真正的为妹子的死而心伤的。

    哪怕他是一个小混混,但他也是祝红的亲哥哥。

    血浓于水的亲情,是割舍不断的。

    “我不会抵赖,我开的药里有炒蒲黄,血余炭,藕节……,不过炒蒲黄被人偷换了,所以红姐中毒而亡。”

    祝刚低头看手机,“你的确开了炒蒲黄,你确定你药方里的炒蒲黄被人偷换了?你有什么证据?”

    喻色回头看向太平间,“我看了祝红的尸体,她的尸体就可以证明。”

    “呃,喻色你这还是想抵赖,不想承认是你的药方有问题,祝红的尸体只能证明她是被你的药毒死的。”人群中,有一个人挤到了祝刚身边,指责起了喻色。

    喻色咬了咬唇,这个时候如果拿到祝红煎过药的药渣就好了,她就可以证明自己的无辜了。

    可惜,她这才到了太平间,就被人发现她和墨靖尧的踪迹了,这是有人就在等着她到这里,然后直接抓住她。

    可她却不能不来。

    祝红的死,她必须弄清楚死因。

    为自己,也是为祝红。

    她无辜,祝红何尝不无辜呢。

    而且还是受害者。

    “对,就是她毒死了祝红,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把喻色带走,带走。”

    “带走……带走……”

    现场的人群喊着一样的口号,一声高过一声,全都是祝刚带来声讨喻色的人。

    而且,随时都有失控的可能。

    这一刻,那些便衣就算是想要阻止这些激进的人,也没有可能了。

    他们群情激昂,就想给祝红报仇,就想把喻色送进局子里。

    喻色的额头渗出了细细密密的汗珠,她真没想到她好心要救治一个人,结果最后被推到这样的风口浪尖上。

    还连累上了墨靖尧。

    “闭嘴,你们都闭嘴,喻色是好孩子,她不会害人的。”人群中,只有苏木溪替她说话。

    然,只有一个人的声音,根本压不住那么多人的声音。

    可哪怕压不过,苏木溪也是一直在为喻色澄清,坚持不相信喻色是凶手。

    绝对无条件的信任。

    但是,他们人少对人多,场面随时都有失控的可能。

    而倘若失控,最先受到伤害的一定是喻色。

    “喻色,就是你害死了祝红,这么多人都认定了你,你还是伏法吧。”祝刚紧攥着拳头,如果不是他身旁的人拉住了他,他直接对墨靖尧出手了。

    “杀了她,杀了她。”

    “杀了她。”

    群情越来越激昂了,喊声也越来越大。

    喻色知道这样下去,早晚要出事的,于是,她低声对墨靖尧道:“让我跟便衣走吧,他们不会把我怎么样的,后续你也会保护我的,不是吗?”

    “不许。”墨靖尧坚定的站在喻色身前,就是不同意。

    “他们人多,打不过的。”

    “等。”

    墨靖尧这一个字,喻色懵了一下,有点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

    不过,她根本没机会追问墨靖尧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