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开窍了

喻色墨靖尧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御书阁 www.yushuge.com,最快更新天降老公美色撩人最新章节!

    喻色惊住了。

    不得不说,这孩子的思维实在是太灵敏了。

    如果不是太小,估计都能猜到祝红的死因了。

    可也就是因为他太小,她不想让他知道这世间的险恶,“没有。”

    “那就好。”祝许松口气的拍了拍胸口,转头再看墨靖尧,发现他还在吃那包小吃,不由得吞咽了一口口水,“我也想吃。”

    “吃吧,墨靖尧,你吃完这袋再吃一袋感受一下。”喻色笑了,东西买了就是用来吃的。

    况且,还能刺激墨靖尧的味蕾,何乐而不为。

    一人一包的分完了,她就打开了那盒榴莲,然后去厨房取了三个小碟子过来,分了三份。

    她也爱吃,她可不想委屈自己。

    结果,墨靖尧看到榴莲,就皱起了眉头,“不吃。”

    祝许却是好奇了,“这是什么?”

    “好吃,你吃。”喻色端了一小碟递给祝许。

    祝许什么也没想的就舀了一小勺喂进小嘴里,结果,才进去,就跳下沙发冲进了洗手间,“好臭,好难吃。”

    “哈哈哈,明明很好吃的。”喻色欢脱的吃着,吃完了自己的一份,又端起了祝许的,这才有时间去管墨靖尧,“不爱吃也吃一下,说不定能唤醒你的味蕾呢。”

    “不吃。”墨靖尧却是与祝许一样,坚决不吃。

    “墨靖尧,你怎么跟个孩子似的,你要是不吃,我以后都不管你了。”

    墨靖尧听到这里,眸色微凛,迟疑了一下,很艰难的拿起了那个小碟子,吃了起来。

    一口。

    两口。

    起初还是以前的吃速,没什么变化。

    直到一小碟快要吃完的时候,他突然间放下了,“不吃了。”

    “是不是有感觉了?”他放下,才证明是吃出了味道了。

    “是。”

    “太好了。”喻色满足的笑了起来,她能治好他的病了,不过还是不忘感慨一下,“看来,身为雄性动物的男人是真的都不喜欢吃榴莲,那好吧,剩下的,我就勉为其难的替你们吃了,不用太感谢我哟。”

    不想,她才说完,一大一小两个男人就异口同声的道:“谢谢。”

    尤其是祝许,仿佛吃榴莲就是他的恶梦似的。

    同时,也是看怪物一样的看喻色,真不明白那么难吃的东西喻色怎么吃得下。

    喻色却是笑了,“祝许,你一定不知道,这一个榴莲可是相当于几只老母鸡的营养呢,非常补。”

    “我还是吃**,几只鸡都行。”祝许往后退了一步,恨不得能离吃榴莲的喻色有多远就多远。

    那小模样,惹得喻色又是哈哈大笑起来。

    她笑着的样子,就象是清晨里的一道光,透过清新的空气送到墨靖尧的眼里,那般的好看。

    又或者,她就是他的一道光。

    彻底的改变了他的世界。

    从黑暗到光明,大抵就是如此吧。

    看着喻色,不由自主的,墨靖尧的唇角也勾起了笑意。

    从公寓出来,祝许不舍的站在门口,直到电梯门关,小家伙也没关门。

    喻色并肩与墨靖尧站在一起,“墨靖尧,这次多亏了陆江。”

    “嗯,给他加薪。”

    “好的呀,墨靖尧,你这样才是一个合格的老板,陆江一晚上没睡,很辛苦的,确实是要加薪。”

    “好。”墨靖尧温温一笑,喻色一定不知道,她昨晚上在阳台上说的每一句话,他都知道的。

    上学了。

    喻色把昨晚连夜赶出来的生物课的知识点交给了杨安安,“送你,也不知道有没有用,觉得有用就看看,没用就丢掉。”

    杨安安接了过去,才扫了一页眼睛就亮了,“喻色,怎么感觉你一下子脱胎换骨了似的,这些太有用了。”

    “呵,可能是一下子开窍了吧。”不然,她的生物课真的是最烂的。

    但是生物与医学息息相关,她脑子里那么多的知识,想不会都不可能了。

    “喻色,能给我一份吗?”听到杨安安说不错,就有同学来讨要了。

    “拿安安的去复印一下,或者手抄一下就可以了。”喻色很慷慨。

    “切,就考了几次第一名,有什么可得瑟的,有能耐你高考也考全省第一,我就服你。”后座的许美婻冷嘲热讽的开了口。

    “许美婻,你这是吃不着葡萄就说葡萄酸,有种你跟喻色打个赌,就赌谁的高考成绩更高。”

    “赌就赌,喻色要是比我的成绩高了,以后我跟她叫妈。”

    “不好意思,没这么大的女儿,不赌。”喻色拉过杨安安,懒着理会许美婻。

    “我看你是不想跟我叫妈吧,我可不介意有你这么大的女儿。”

    喻色冷冷瞥了许美婻一眼,一条讯息闪入脑海。

    她忽而笑了,就算许美婻高考考的再好,只怕以后也没可能舒服的享受大学生活。

    “许美婻,你有病。”随意的开口,喻色说的是真话。

    “你才有病,你全家都有病。”许美婻吼回去,气坏了。

    “懒着解释,走了。”喻色强摁着杨安安坐下,不理会许美婻了。

    “喻色,她真的有病?”

    “嗯。”

    “很严重吗?”别人不知道喻色的医术,杨安安却是知道的,喻色最近遇到的事情都没瞒过她。

    “是,挺严重的,只怕她就是考上好大学,也没命上完了。”

    杨安安回头偷偷瞄一眼许美婻,活该。

    喻色都告诉她了,她还不信。

    算了,不知者无畏,她也管不了。

    因为,就算她告诉许美婻,许美婻也会如同对喻色所言那样的反应,根本不会相信的。

    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

    喻色更不会管。

    她是喜欢给人治病,但是不是什么人都给医治的。

    对自己不好的人,仗势欺人的,她为什么要给医治?

    不治。

    象许美婻这种,就是咎由自取。

    等发现了,就是癌症晚期了。

    但她刚刚提醒了,许美婻不信就不关她的事了。

    上课的铃声响了。

    教室里安静了下来。

    教室门前传来了脚步声。

    众人都以为是这节课的老师来上课了。

    结果,门开,一眼看到门外的两个人时,都惊住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