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不好的预感

喻色墨靖尧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御书阁 www.yushuge.com,最快更新天降老公美色撩人最新章节!

    “来了。”喻色拿着手机出去了,餐桌上果然摆了一大碗的手擀面。

    她刚刚一直忙着回复老师和同学的信息,这一刻才嗅到满屋子的香气,好香。

    “詹嫂,要不要一起吃?”

    “我才吃过没多久。”詹嫂笑着拒绝了。

    她自己的身份,她拎得清。

    喻色开吃了起来,才入口就睁圆了眼睛,“真好吃。”

    “好吃就多吃点,不够我再去煮一碗。”

    “够了够了,这么大碗呢。”喻色笑了,她是个怎么吃都不长肉的,不过就算食量再大,这么大一碗也够了。

    吃了多半碗,饿意才消退了,“詹嫂,晚上我去接小许。”

    “行,你考完试了,出去放松一下,挺好的。”

    “这几天麻烦你了。”喻色试着开口,詹嫂做的手擀面很好吃,之前煮的饭菜也合她的胃口,可是她就觉得她租了墨靖尧的这套公寓租金没付也就罢了,还要让墨靖尧给她请保姆照顾祝许,总觉得不应该。

    她现在不用上课了,完全可以自己接送祝许。

    能省一分就省一分吧。

    毕竟,她卡里真没多少钱了。

    “不麻烦不麻烦,这是我份内的工作。”詹嫂很客气的说到。

    詹嫂这样一说,喻色反倒是不知道要怎么开口辞退詹嫂了。

    吃面的速度严重的缓了下来。

    看到她欲言又止,詹嫂好奇的道:“喻小姐这是有心事?能跟我说说吗?”

    “咳……”喻色原本是要说的,可是詹嫂这样直接自己问过来,反倒是让她更不好直说了。

    她不说,詹嫂不好意思了,“瞧我,多嘴了。”

    “詹嫂,我没有反感你问我的,我只是不知道要怎么跟你说,咳咳……”

    “什……什么事情?”詹嫂看喻色,突然间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话题谈到了这里,喻色一咬牙,放下筷子道:“其实我挺喜欢你的,你对和我小许都好,只是我……我手头……”

    詹嫂听到这里,立刻就明白了,“喻小姐是担心薪水吗?这个不用喻小姐操心的,我是墨少派来的人,自然什么都由墨少承担了。”

    “可我不想欠他太多。”这一句说完,喻色的脸都快要埋进面碗里了。

    半点也不敢看詹嫂了。

    詹嫂愣了一下,有些没想到喻色居然是不想欠墨靖尧的人情,不由得有些讪讪然了。

    “那如果我走了,你和小许怎么办?就算现在暑假期间你有时间照顾他,那等你上大学了呢?你还能抽出时间照顾孩子吗?”

    “就……就每天接送一下,应该可以。”时间是海绵里的水,她多挤挤,总能挤出来照顾祝许的,更何况,不是还有祝刚吗,她要是忙不过来,就让祝刚替她接送一下祝许,只是接送罢了,应该可以的。

    “喻小姐,小许那孩子应该是没有父母的关系,有点自卑,我觉得还是需要一个人专门照顾她,墨少说过了,他这样做不是因为你,纯粹是在做慈善,反正不是小许也会是另外的孩子,你真的不要因为我在这里,就觉得欠了墨少什么,听说墨少做慈善,每年都是上亿的。”

    这个,喻色也是知道的,可她总觉得墨靖尧所做的一切全都是因为要对她报恩。

    看到喻色不表态,那就是还在犹豫着要辞退自己,詹嫂便道:“我是墨少请来的人,就算是要辞退我,也是墨少通知我。”她拿谁的钱,就要替谁做事。

    “那行,这事我来与他沟通吧。”喻色明白詹嫂所言,就墨靖尧那独裁的性格,就算是詹嫂想要同意她也不敢吧。

    她还是不要为难詹嫂了。

    “好的。”詹嫂看了一眼喻色,原本还以为喻色是贪慕墨家才攀上墨靖尧的,现在看来,似乎不是她想的那样。

    悄悄的坐到沙发上,她给洛婉仪又发送了一条信息。

    喻色继续吃面,吃完了拿进厨房正要洗碗,詹嫂就过来了,“我来洗,你去听听音乐或者煲个剧放松一下,累了三年了,是时候放松了。”

    “谢谢詹嫂。”喻色也没争抢,因为,她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昨天跟着墨靖尧到了陈记,他味蕾的情况虽然还没有彻底好了,但是的确是好转了一点点。

    既然之前的药放了几天没有服用已经不新鲜了,她打算重新再煎十副药。

    所以,换了一身衣服,喻色出门了。

    上次是请陆江亲自抓的药煎的药。

    现在她有时间了,还是大把的时间,她决定亲自去抓药。

    原本的药方,替换了一味药,又加了两味药。

    墨靖尧照顾她的那几天没有休息好,趁着治味蕾的药要服用,她干脆给他调理一下身体。

    如今,她从脑子里得到的药方,已经不是纯粹的照搬照用了,而是经过自己筛选的。

    “喻小姐,尽管出去玩,不急着回来,晚上我接小许。”

    “不用,我半个小时就回来了。”出门的时候,喻色与詹嫂打了招呼。

    小区就在启美一中的北门对面,启美一中附近哪家药店有中药,没有谁比她更清楚了。

    好歹在这里读了三年的高中。

    整整三年,这一片哪里有什么店面,全都在她的脑子里。

    进了那家中药最齐全的药店,喻色把自己在公寓里就写好的药方递了过去,“抓药。”

    店员接过,看了一眼,“小姐这药方是治什么病的?还头一次看到这样的药方。”

    “治味蕾失去感觉的。”喻色也没想掖着藏着,那没必要。

    “你是吃什么都没味道,都不知道好吃吗?”店员吃惊的问了过来。

    “不是我,是我一朋友。”墨靖尧算是她朋友吧。

    “哦哦,那你朋友要是吃好了,能不能也帮我介绍一下那位给开药方的人?”店员一边抓药一边问到。

    “你也有朋友有这样的病?”

    “不是我朋友,是有个经常来开药的人。”店员说着,就一指门前的方向,“瞧瞧,说曹操曹操就到,她来了。”

    喻色回头,就见一个年轻的女孩走了进来,看起来跟她差不多大的年纪,很年轻,这么年纪就经常来药店买药,想必就是一个病秧子。

    不过一眼看过去,喻色惊住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