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喻色脸红了

喻色墨靖尧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御书阁 www.yushuge.com,最快更新天降老公美色撩人最新章节!

    这一次,墨靖尧并没有乖乖躺下,而是道:“是不是该脱了后再躺下?”

    “轰”的一下,喻色脸红了。

    她是真有些受不了这男人‘有话就说’的本事。

    这话,他明明可以不说的,脱了外衣直接躺下让她擦药酒就是了。

    还非要一字一字的问明白。

    “小色,你脸红了,是因为我要脱衣服吗?”

    喻色一脚踹过去,“你闭嘴。”

    “可是不脱,我身上的伤没办法擦药酒。”墨靖尧还是一本正经的说道,此时就是一心一意的要把脱衣服这件事变成是理所当然的,变成是喻色接受也要接受,不接受也要接受。

    “那就不给你擦,疼死你。”喻色没好气的瞪了墨靖尧一眼。

    然后,下一秒钟,她就被墨靖尧抱到了怀里,稳稳的坐到了床上,“好,那就疼死我。”

    低头看怀里的女孩,才恍然发觉,他与她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在这间卧室里这样相处了。

    喻色一动也不敢动了。

    因为哪怕是墨靖尧没脱衣服,她也知道他身上哪里有伤。

    虽然都是皮外伤,伤的都不严重,但是那一处处的伤,她要是真的靠上去的话,一定疼。

    虽然他不在意,可是一对上他的脸,她就在意了。

    默默的解了一颗他的衣扣。

    小手就在男人的上衣上慢慢徐徐的动作着。

    屋子里静静,唯有喻色的小手,一直没有停下来。

    衣服到底没有脱下去。

    不过,敞开了衬衫后,他身前的伤已经暴露了出来,一览无遗。

    喻色拿着药酒,慢慢的搓揉在他的伤处,“以后不许打架了。”

    “嗯,只要别人不先动手,我就不打架。”

    喻色抬头看他,“你不是有保镖吗,以后就算是别人先动手,你也还是不能打架。”

    “好。”墨靖尧还是保持着低头看怀里的小女人的姿势。

    她如葱白般的指染着酒精搓揉着他的伤处,那指,就象是一根根的艺术品,让他恨不得咬进口中。

    “还有,既然靳峥已经是我哥了,你以后就要让着他一些,好歹他是你大舅子。”嗯,民间好象是这样叫的吧。

    喻色是一边擦酒精一边什么都没想的随口说出来的。

    结果,她才一说完,就觉得周遭的气温好象瞬间飙升了,有些热的感觉。

    一抬头,就对上了墨靖尧无比热切的眼神,“小色爱上我了?要嫁给我了吗?”

    喻色一怔。

    才猛然反应过来她随口的一句‘大舅子’,让墨靖尧想多了,不由得娇嗔的道:“我就是比喻罢了。”

    “哦,那既然他还不是我大舅子,下次还打。”

    “……”喻色瞪了墨靖尧一眼,许久,才低声道:“不许拿靳峥威胁我。”

    “好吧。”望着女孩红透的一张小脸,这一刻,她说什么他都答应。

    “他比你伤的严重,你要给他道歉。”

    “……”墨靖尧没吭声,他很想说不,不过一看到喻色,顿住了。

    都说没结婚前的女孩,一定要用哄的,要百依百顺的,不然怎么能哄成自己的女人呢。

    可是这事也顺着,他不乐意。

    “就请靳峥吃一顿饭吧,把你那几个兄弟一起叫上,上次他们把他灌醉了也不礼貌,也要道歉。”

    “还去香妃院馆吗?”喻色提起他让三个兄弟灌醉靳峥的事,墨靖尧就想起那一天一方小船在十里荷花池上的泛舟了。

    “这次就由靳峥决定吧,等我问了他再说。”

    “我决定不行?”墨靖尧眸色深深了。

    “不行,你是道歉方。”

    “好。”墨靖尧在心里默念靳峥是他大舅子,连念了三遍,同意了。

    他喜欢她指尖冰冰凉凉的给他擦药酒的感觉。

    恨不得一辈子都这样才好。

    原来,受伤也是有好处的。

    喻色擦完了墨靖尧的胸前,正想要上移,忽而一下子顿住,“墨靖尧,你的玉呢?”

    喻色这一问,墨靖尧下意识的看向胸前,那块“卍”字玉果然不在。

    他直接抱着喻**起,先是将喻色稳稳放在地上,“我去找找。”

    说完这一句,他已经开始整理自己的衣着了。

    喻色看着男人的手一颗一颗的扣着衬衫的扣子,甚至于都没想到要换一件干净的衬衫。

    还有,他指尖的微抖。

    她一下子握住墨靖尧的手,低声道:“那块玉真的很重要?”

    她记得洛婉仪说过,那玉是墨靖尧的命,是不能离身,不能给任何人的。

    “不会。”墨靖尧微吸了一口气,不动声色的说到,“我只是觉得那块玉象征着我与你的缘份,不想就随意丢了。”

    “你可以让陆江去找。”

    “嗯,我这就打电话。”

    然后,喻色亲自看着墨靖尧打完了陆江的电话,挂断。

    “有陆江去找,我继续给你擦药酒。”喻色故意的说到。

    果然,她才一说完,墨靖尧就状似无所谓的道:“我这伤真的没关系,这样的红肿淤青不超过两天皮肤就会自动吸收,我要去上班,顺便送你去诊所。”

    “不要,我还没有吃早餐,我想你陪我一起吃早餐。”喻色撒娇的说到,同时,还戮了墨靖尧一拳。

    虽然是轻轻打在男人身上的,不过还是让他心神一荡。

    有一瞬间,墨靖尧差一点就答应了喻色,可不过转瞬,就道:“上午陆江好象替我约了客户。”

    “墨靖尧,今天周末。”

    “好吧,去吃早餐。”墨靖尧说着,扣上了衣领处的最后一颗扣子,牵起喻色的手就要下楼去餐厅。

    喻色看着墨靖尧扣得严严实实的领口,心中莫名的一乱。

    这个男人的习惯,只要不系领带,衬衫领口的那颗扣子从来不扣上的。

    下了楼,到了餐厅。

    洛婉仪一个人坐在餐桌前,看到墨靖尧牵着喻色的手一起下来,便道:“靖尧,喻色,过来用早餐。”

    喻色不客气的落坐了下去,“谢谢洛董。”她还是礼貌而疏离的。

    昨天对Cherry,也不全是为洛婉仪,更多的是因为墨靖尧和自己,Cherry惹到她也惹到墨靖尧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