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他要订婚了

喻色墨靖尧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御书阁 www.yushuge.com,最快更新天降老公美色撩人最新章节!

    女孩看起来还好。

    还能有力气来跟他吼,真好。

    喻色此一刻的脑子里全都是墨靖尧才说出口的‘朋友’二字。

    只是朋友,不是男女朋友,女朋友,后面这两个字眼,是这一刻她脑子里自动闪出来的,不是墨靖尧说出来的。

    却绝对是他暗指的,暗指他们只是朋友,不是男女朋友,她也不是他女朋友。

    他终究还是说了,把话说到了这个地步,便是已经与她坦白了。

    心口猛的一悸,她踉跄的退后了一步,如果不是靠到了一旁的树上,差一点就摔倒了。

    然后就是握着手机的手抖了起来。

    不可遏制的狂抖了起来。

    许久,才在几次深呼吸后,努力平稳自己的情绪,还有语气,然后,沉声道,“嗯,我们是朋友。”

    这一声,象是说给墨靖尧,却,更象是说给她自己。

    就认定了,他是她的朋友吗?

    那边,又是安安静静,没有任何回应。

    几秒钟后,喻色听到了手机里的盲音,墨靖尧挂断了。

    “嘀嘀”的盲音,不疾不徐的飘进她的耳鼓。

    声音明明不好听,可她却怔怔的听在那里,一动不动。

    墨靖尧挂断了她的电话。

    她却不想挂断他的电话。

    这一刻站在路边的树下,脑子里全都是昨夜里那个安静坐在车里在她的楼下守护着她的男人,全都是她不久前才吃过的墨靖尧送的小笼包。

    所有,全都发生在二十四小时之内。

    如果说他送她小笼包是朋友所为,还勉强可以相信,因为杨安安也经常带好吃的给她。

    但是,他默默守在她楼下几个小时,那却绝对是远超过朋友的界限了。

    可他就是认定了他们从此是朋友。

    喻色失魂落魄的站在那里,脑子里渐渐一片空白。

    耳朵里嗡嗡的全都是墨靖尧刚刚的那一声‘小色’。

    他每次唤她名字的时候,都是那么的好听,每次都听得她的心怦怦的狂跳着。

    只是以后再想听到那一声‘小色’,想来都是奢侈了。

    张嫂还是没有消息,什么都没有。

    她原本想着去问墨靖汐去问洛婉仪,最不济还可以去问墨老太太。

    可是这一刻,突然间就退却了,就觉得了无意义了。

    倘若他与她分开,不是因为玉,而是因为他想订婚结婚,而她不是他最理想的伴侣呢。

    就算是他把她交给了苏木溪和靳承国,也只是希望有人能照顾她,而不是她想的那样是想她与他门当户对呢?

    是的,从前的所有的所有,不过是她自己的理解罢了。

    他从来没有说明。

    而她的理解,此刻算起来,不过是最可笑的猜测。

    喻色呆怔在站在树下,她以为她会哭。

    毕竟,这两天她哭过好多次,每次都是哭红了眼睛。

    却不曾想,这一刻,眼睛除了干涩还是干涩,再也流不出一滴眼泪。

    喻色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诊所的。

    一整个下午,都是心不在蔫的。

    同事几次与她说话,她都没有听见。

    一直到下班,小田终于忍不住了,“喻色,你失了魂似的,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喻色迷糊的摇了摇头,“没有。”

    打卡下班,她出去的时候正好遇到江医生,江医生认真的看了她一眼,“听说昨天那个病患服了你开的中药今天特意过来感谢你。”

    “哦。”喻色淡应了一个字,大脑不听使唤似的,还是无法思考。

    “喻小姐祖上是哪里?”江医生继续问,对于上午看诊时莫明真对喻色的看重,整个诊所里都悄悄传开了。

    都在揣测喻色是哪一个名医世家的后人。

    不过,也是一个很低调的名医后人。

    “什……什么?”喻色恍恍惚惚的又走神了,因为江医生是同事,昨天还给她开了一付药,所以,她也不好意思不理会。

    “喻小姐祖上是哪里?”

    “T市。”喻色深吸了一口气,她祖上就是T市吧,她是这里土生土长的。

    “您祖上的大名叫什么?”听到喻色回答是T市,江医生微微皱眉,T市的名医最属莫名真,这也是他来这家诊所的原因,但是能让莫明真那样护着的喻色,她的祖上绝对比莫名真还要更厉害,但是他真的想不出来T市还有比莫明真更厉害的神医了。

    “咳咳……”喻色低咳了一声,这个问题实在是太难回答了,她总不能说其实就是一块玉吧。

    咬了咬唇,知道她上午为莫明真导诊时发生的事情江医生已经知道了,既然瞒不住她会医术的事实,索性直接不瞒了,所以便低声道:“我师父是名家,只是他老人家的名讳不许外传。”

    嗯,那块“卍”字玉的确是不能到处说的,那是独属于墨靖尧的秘密。

    也算是她从前过往的一个秘密。

    不能说,绝对不能说。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我怎么也想不出来有姓喻的名医呢,原来喻小姐是拜了名医为师,假以时日,未来一定不可限量。”

    “我还小,还有很多不懂的地方,工作中有什么纰漏,江医生一定多提典些。”喻色很谦恭。

    “喻小姐客气了,以后用得着我的,尽管吩咐。”

    只开了一味药,就治好了昨天那个老者的胃病,这才是真正的厉害。

    他是没想到喻色昨天初初来上班报道的时候,原来是深藏不露。

    可是这世上,只要是金子,就总会发光的。

    她只要诊好了病人,就是会自动自觉的闪闪发光。

    就算她再想低调也掩藏不住。

    “谢谢。”喻色点点头,走到了公车站。

    今天周四,她要接祝许。

    上车了。

    人真多。

    没有位置的她挤在人群中,随着车身的晃动而晃动,从上了车,脑海里闪过的就变成了早上看到的那个贴子。

    墨靖尧要订婚了。

    她想绝对不是喻沫,而是梅玉秋。

    两个人她都不喜欢。

    但是很明显的,梅玉秋比喻沫更与墨靖尧门当户对。

    毕竟,梅玉秋是半山别墅的业主。

    半山别墅就代表了一切。

    不过,评论里提起喻沫,完全是因为从她认识墨靖尧开始,坊间的传闻里,从来都是喻沫是墨靖尧的未婚妻,而且这一点墨靖尧也从来都没有反驳过否认过。

    那在大众的眼里,就算是他默许的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