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 你太过份了

喻色墨靖尧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御书阁 www.yushuge.com,最快更新天降老公美色撩人最新章节!

    他忽而伸手,直接就将喻色扣进怀里。

    喻色猛然回过神来,“墨靖尧,这是公园。”

    墨靖尧这才懵懵的松开了手,“我忘了。”

    他看着她的笑颜,一时间情不自禁的忘记了身处何地。

    脑子里只有她浅浅笑开的样子,如花开一样,那样的好看。

    “墨靖尧,以后不许这样。”

    “好。”她说什么,都是对的。

    “再有一次,我就不理你了。”

    “那如果没有再一次,你是不是就一直理我,就原谅我了?”墨靖尧想起了布加迪后备箱里的那三样东西。

    不要用上最好。

    “没有,绝对没有,你想得美。”喻色一点墨靖尧的额头,咬牙切齿的小模样。

    墨靖尧顿时就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想来,晚上那三袋东西,他还是要提进去。

    走路去的小公园,自然也是走路回去的。

    之前停着二手速腾的地方,这一刻,已经换了一辆全新的速腾。

    这也是喻色说的,不许他开二手车。

    陆江的动作还算快,他们一起午餐的功夫,全新的速腾已经到了。

    开着离开的时候,后视镜里全都是女孩安安静静站在那里目送他离开的模样。

    直到一声声的车喇叭声响起,墨靖尧才发现自己的车已经开出了S形的曲线,很是危险。

    他刚刚走神了。

    一个下午,就觉得时间过得特别的慢。

    墨靖尧是,喻色也亦是。

    下班的时候,走出诊所的大门,大门外哪里有那辆不起眼的速腾。

    没有。

    墨靖尧没来。

    一种失落感袭上心头。

    喻色强压下那种失落跳上了公交。

    回公寓了。

    祝刚下午给她打了电话,控诉她最近一直霸着祝许,要求祝许再陪他几天。

    她同意了。

    甥舅是最亲的,祝刚这个要求不过份。

    下了公车,喻色想起冰箱里没什么菜,便去了小区内部的小超市买了几样菜疏,付了款走向公寓。

    然,喻色还没到楼栋门前,就看到了两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面孔。

    陈美淑。

    喻景安。

    很久不见了。

    喻景安还是一如往常,不过陈美淑瘦了许多。

    看到这样的陈美淑,喻色猛然想起她身体里还残留的纱布。

    一定每天都不舒服。

    所以,才会瘦了许多。

    她很想避开两个人。

    奈何,他们就停在楼栋的门前,绕也绕不开。

    除非,她现在不回公寓。

    可不回这里,难不成去住酒店?

    她还不想为了这两个人而浪费一晚上的住店费用。

    不值得。

    “小色,下班了。”喻景安安静站在那里,是陈美淑率先开了口,语气还算温和。

    象是一个母亲对一个女儿该有的语气。

    不过喻色知道这并不是陈美淑想要的语气,不过是在假装罢了,“如果喻先生和陈女士是为了喻沫而来,那我可以直接告诉你们,她的事是她咎由自取,与我无关,我也不会给她说情。”

    其实昨晚喻沫和姚雪娜的事情,可大可小。

    有靳家人和风家人出面,她根本就没想过要过问。

    但是刚刚一看到喻景安和陈美淑,她就知道,喻沫这事大了。

    不然,陈美淑和喻景安不会来找她。

    “小色,我知道小沫可能是做错了什么事,可她一定不是故意的,这从昨晚就进去了,我和你爸到现在连你姐的面都见不到,也不知道她在里面怎么样,不过想来一定是吃不好也睡不好,你能不能给墨靖尧打个电话,让他放过小沫?也不枉我和你爸养育了你这么多年。”

    喻色淡淡的,“喻先生和陈女士拿我换了一个亿,足够我还清你们的养育之恩。”

    “喻色,我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拉扯大,那能是用金钱衡量的吗?你太过份了。”

    “陈女士,我刚出生你就把我塞给小姨照顾,所以,一把屎一把尿照顾我的不是你和喻先生,是小姨,再有,你们除了供给我一间喻家最小的房间,和一日三餐,你们什么时候管过我?吃是吃喻沫和喻颜不爱吃吃剩下的,穿是喻沫和喻颜不穿了要丢掉的衣服,就你们那样照顾我,值一亿吗?一百万都不值。”她就是拿金钱来衡量了,但越是衡量,越觉得悲凉。

    有时候,甚至都有些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喻景安和陈美淑亲生的。

    “小色……”喻景安有些动容,上前一步就想拉住喻色的手。

    陈美淑伸手一拍,“喻景安,你要干嘛?你把她当女儿,她却不把你当父亲,咱们真是养了一头白眼狼。”

    喻色微微一笑,“既然你已经认定我是白眼狼,那又何必找上我,二位请让开,我要回家。”

    “不行,你不给墨靖尧打电话,休想回家。”陈美淑撒泼了。

    喻色冷冷的睨了陈美淑足有三秒钟,随即就拿出了手机。

    就在陈美淑和喻景安的满眼期待中,喻色拨通了一个号码,“你好,我是12栋28楼的业主,现在有人挡在了楼栋前,严重防碍了整栋楼里居民的正常出入,请你们物业立刻过来处理。”

    “喻色,你……”陈美淑听到这里,抬脚就去踢喻色。

    喻景安一把拉住陈美淑,“你再不冷静,沫儿更加出不来。”

    陈美淑立刻哭声震天的,“我这是造了什么孽,生了一个什么孽障出来,狠心的把她亲姐姐送进去了,这让我这个做母亲的可怎么活?”

    她这一哭,顿时惊来了进进出出的小区居民,一会的功夫,就围了七八个人。

    陈美淑哭喊的声音更大了。

    物业的保安已经赶到,可是一听到她哭喊着喻色是她女儿,便有些困惑了,“喻小姐,这是你父母?”

    “不是。”喻色毫不迟疑的道。

    在她的心里,小姨更称得上是她真正的母亲。

    陈美淑什么都不是。

    听到喻色说不是,保安这才上前,“这位女士,你不是我们小区业主,请你离开这里,不要阻碍我们业主的正常生活和出入。”

    “我就不走,她不救出我沫儿,我就堵在这里。”陈美淑继续撒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