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 有点高深

喻色墨靖尧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御书阁 www.yushuge.com,最快更新天降老公美色撩人最新章节!

    就为了把她留在T市,墨靖尧他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可他这样的独占性,只让她觉得恐惧,觉得恐慌。

    “喻小姐,真的不是墨少所为,你如果不信,我现在就把查到的一切交给你。”

    “陆江,你出去。”墨靖尧低冷一喝,望着情绪激动的喻色,脸上是说不出的心疼。

    女孩受伤的样子,仿佛被雨水打湿了翅膀怎么也飞不起来的蝶,此一刻是那么的哀恸。

    “小色,你先跟我回家,然后,你想要怎么处置我就怎么处置,咱先回家好不好?”

    墨靖尧这一句说完,墨森惊了,陆江惊了,陈凡惊了,在场的所有人全都惊了。

    传说中喜怒无常的墨靖尧,居然当着人前对喻色说怎么处置他都行。

    如果不是他那张盛世美颜就在这里,谁人都会怀疑这个人是不是墨靖尧。

    可他,就是说了。

    轻声说完,小心翼翼的走向缩靠在墙角的喻色,“小色,你要是想去同大,那就去同大,不用管什么录取分数线,你想去哪个学校就去哪个学校,等开学了,我亲自送你去同大。”

    喻色倏的抬眸,“你愿意我去同大?”这不可能吧,他处心积虑的好不容易让南大录取了她,现在居然同意把她送去同大了?

    她不相信。

    她就是不相信。

    “嗯,小色想去哪家大学就去哪家大学,有我墨靖尧在一天,就谁都不可以阻止你去。”霸气的声音,回荡在这小小的房间里,也回荡在喻色的耳鼓里。

    她愣愣的看着墨靖尧,一时间困惑了。

    难道,真的是她冤枉了他?

    “小色,来吧,回家再说,嗯?”

    喻色看着男人再次递过来的手,不由自主的就落了下去。

    如果她考上南大的事情不是他做的,那其实就不是她原谅不原谅他的事了。

    而是,她冤枉他了。

    甚至于还因为冤枉他而跑出来,差一点丢了性命。

    倘若真的是她冤枉了他,她这一整天的遭遇,岂不是全都是咎由自取了?

    小手落在男人的大掌里,干燥而温暖。

    墨靖尧缓缓收手,紧紧的包裹住喻色的小手。

    小小的,却是软软的,让他再也不想松开。

    如果不是这房间里人太多,他直接抱她就走,“能走吗?”

    温声的问过去,那墨眸中的关切,仿佛他的眼里只有她一个人,再无旁人。

    喻色懵懵的点了点头,直到现在还没有从一片混乱中回过神来。

    “走吧。”墨靖尧牵着她的手,十指相扣的走向门前。

    完全无视了在场的其它人。

    那一个个的人,全都不在他的眼里。

    “等等。”身后,赫然传来陈凡的声音。

    墨靖尧却仿佛没听到一样,带着喻色继续往前走,只想走离这人多的世界。

    他现在,只想与喻色单独在一起,哄去他刚刚看到的她的孱弱她的无助。

    可,喻色不同意了,轻轻一扯墨靖尧的手,“等一下。”

    于是,喻色这一句,墨靖尧停了下来。

    背对着陈凡,冷声道:“有话快说。”

    陈凡的目光全都在喻色与墨靖尧十指相扣的手上,“喻色,我想知道,你是怎么确定我的病症的?”为什么那么多的医生都查不出来,可是到了喻色这里,她只看他一眼,就知道了他的病症。

    喻色牵着墨靖尧的手徐徐转身,“陈凡,你发现自己生病前,应该是做了一场手术,对吧?”

    “你怎么知道的?”陈凡下意识的抬手,落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喻色看到陈凡的手落在了脖子上,更加的笃定了,“你是做了甲状腺结节手术,而且是全部切除的对不对?”

    “我脖子上并没有伤疤,你怎么发现的?”陈凡大惊,完全不相信喻色会说的这么准。

    “你脖子上没有手术留下的疤痕很正常,那是因为你做的是微创手术,从你右腋窝那里开的口子,所以,你脖子上才没有痕迹。”

    “可,这与我现在的病有什么关系?”

    “因为,这是你甲状腺全部摘除的后遗症。”说完这句,眼看着陈凡一脸的困惑,喻色笑道:“这个问题有点高深,等下次遇到的时候,我再讲给你听吧。”

    “既然高深,他自然听不懂,这件事,不必讲给他听了,我们走。”墨靖尧一听喻色还要再见陈凡,立码拉着她就走。

    恨不得一下子就冲出这个房间。

    喻色好笑的白了他一眼,要不是现场人多,她真想训他一句小气。

    那边,陆江已经不敢看墨靖尧了。

    他眼里从来都是英明神武的墨少,今天简直不象是墨靖尧了一样,就象是一个孩子气的大男孩,心里眼里已经只剩下了喻色。

    甚至于,是连脸都不要了的在人前请喻色想怎么处置他就怎么处置他了。

    这简直刷新了他对墨靖尧的认知。

    墨靖尧是完全无视其它人的视线的,只管牵着喻色离开。

    身后,一道影子突然间拔地而起,然后直奔喻色而去。

    “小心……”陈凡惊叫,墨森惊叫,其它所有人全都震惊的喊了起来。

    眼看着Cherry手里的匕首就要刺到喻色的身上,喻色只觉得身子一轻,就被男人抱到了怀里,然后带着她轻轻一转,就避过了那把刺过来的匕首。

    此时陆江和陈凡全都赶到,Cherry的匕首在这一天里第三次被打到地上,她不甘心的低吼着,“陈凡,你居然背叛我,你们全都是坏人,你们全都该死,我要你们死,全都给我去死。”

    已经到了门外的喻色瞥了一眼Cherry,淡淡一笑,“你之前坐在这门外的椅子上听我惨叫的时候,一定是以为我那时被折磨的很惨吧?其实从头至尾,我只叫了一分钟而已,到于后面的惨叫声全都是成哥的手机录音录出来的,然后,我就拿到了我的手机在刷手机玩了,你现在知道了这些,是不是很懊恼?要是你早点动手划烂我的脸,这个时候早就得手了。”

    “你闭嘴……”Cherry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完全无法接受喻色这一句句的说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