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章 被撞到了

喻色墨靖尧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御书阁 www.yushuge.com,最快更新天降老公美色撩人最新章节!

    她是怎么都没有想到这男人会辣成这个样子。

    嗯,这说明他之前味蕾的病是真的治好了。

    不然,他连辣感也感觉不到的。

    她那里笑的快要站不住了,墨靖尧却是一脸懵的看着女孩。

    完全不知道她在笑什么。

    直到看到喻色笑的要岔气了,他才又急急的喝了一口冰水,然后放下水杯走过去,大掌扶住了她的腰,“小色,你笑什么?”

    喻色还是忍不住笑,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了,“辣成这个样子,怎么还都吃光了?”她真是服了他了。

    这都辣到要喝冰水才能减少些辣的痛苦的地步了,那得是辣到什么程度。

    她体会不到他的感觉,因为她刚刚吃的时候虽然也觉得有些辣,但是没辣到要喝冰水的地步。

    墨靖尧这才反应过来喻色笑什么,俊颜微愠,随即原本落在喻色腰上的手倏的一扣,就扣着喻色贴近了他,然后,在她小嘴被封堵住之前,只听到了含含糊糊的一句话,“一起辣。”

    口腔里瞬间就是熟悉的独属于男人的清冽的好闻的气息。

    至于那辣意,喻色真的感觉不到。

    她专门挑吃竦椒的时候都没什么感觉,更何况现在只是墨靖尧觉得辣,她不辣。

    只是这样,再也笑不出来了。

    直到身子落在松软的沙发上,直到世界里只剩下了面前的男人时,喻色才发觉此时此刻的画风不对。

    这是在墨靖尧的办公室里。

    然,她已经推不开他了。

    暴风骤雨般的吻,吻的喻色早就把被吻的原因给忘记了。

    忘了笑话墨靖尧被辣的喝冰水了。

    只能被迫的承受着他霸道的吻。

    好在,她现在会换气了。

    在墨靖尧的调教下会换了。

    但是在办公室里被他摁着亲着,怎么着都有种不踏实的感觉。

    只是那种不踏实完全的被男人的强势和霸道压制下去了。

    安静的办公室里,只有墨靖尧。

    除了他,她再也感受不到其它了。

    “嘭”的一声,先是门撞到墙壁上的声音,然后就是女人气急败坏的声音,“喻色,大白天的在办公室里,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喻色悚然一惊,人已经惊的蜷缩成了一团。

    虽然,事情的起因绝对是墨靖尧做的。

    而她是被迫的。

    但是洛婉仪这样撞进来,她真的什么都说不清楚。

    就有一种她来他的办公室里勾搭了他一样。

    可她真没有。

    她只是想要关心一下墨靖尧,不想他承受什么‘生不如死’的分分秒秒。

    却是到现在都没有查出来事情真相。

    反而,被洛婉仪撞到了。

    男人已经起身,高大的身形直接挡在喻色的身前,淡然的看向迎面的洛婉仪,“妈,不关小色的事,是我自己情不自禁,你先出去。”

    “不关她的事?你上班的工作时间,她跑来公司干什么?难不成你要跟我说她是来工作的?”

    “妈,喻色是来送午餐的,她没错。”

    “呃,就刚刚的画面与送午餐有关系吗?”洛婉仪步步紧逼,一步一步的走向墨靖尧和喻色。

    墨靖尧的脸色阴沉了起来,声音更冷了,“母亲,别忘了当初是你求着喻色去救我的,我昏迷不醒的时候,该不该做的都做过了,今天不关小色的事,你先出去。”

    从妈到母亲,两个称呼,却是明显的疏离的感觉。

    洛婉仪身子一颤,“靖尧,你叫我什么?”墨靖尧从来都是叫她妈,现在居然改口叫她母亲,洛婉仪不由得有些微慌了。

    “姓廖的事情我从不过问,因为你是我母亲,因为父亲太多桃花,所以,我未婚喻色未嫁,我和她如何,都属正常。”这一句,墨靖尧的声音压的极低。

    低的,只有靠近他的洛婉仪和身后的喻色才能听到。

    总是他的亲生母亲。

    所以,他不想他所说出来的话,从被敞开的门飘出去,落到其它人的耳鼓里。

    果然他这一句说完,洛婉仪的脸色已经煞白一片。

    身形晃了一晃,“你……你……”

    墨靖尧这一句,让她无地自容了。

    喻色已经站了起来,不过还是站在墨靖尧的身后,虽然都是墨靖尧惹的祸,可到底她刚刚好象并不怎么讨厌他的亲亲了。

    仿佛做错事的孩子似的站在那里,心里一直在发誓,以后再来墨靖尧的办公室,他要是再敢对她胡来的话,她再也不理他了。

    其实洛婉仪指责的也没错。

    这里是办公室,的确不该……

    小手扯了扯墨靖尧的袖子,“是我们不好。”

    他就不要再说那种过头的话了。

    他的暗示,她也听懂了。

    她不想因为她而让他们母子间起嫌隙。

    不想,墨靖尧借着喻色扯他袖子的手,悄然间的就回握住了她的,还握的紧紧的,不容她逃跑的继续看着洛婉仪,“母亲,你来是有工作上的事情吗?”

    “没……没有。”

    “既然没有,那请回吧。”

    “靖尧……”墨靖尧一句句的‘母亲’,已经叫乱了洛婉仪的心。

    她以为她做的很隐秘了,却不想,墨靖尧全都知道。

    只是,从来没有说出而已。

    以至于让她一直都以为没有被人发现。

    却是到此刻才反应过来,她这个儿子从小到大,从来都没有让她失望过。

    无论大事小事,从来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是她大意了。

    “母亲,如果没有其它的事情,你回你的办公室吧。”墨靖尧再次催促。

    “靖尧,我希望你在公司的时候,就以工作为重,不要被不相干的人扰乱了工作。”想了一下措词,洛婉仪还是眼神冷冽的扫了一眼喻色。

    “要不要我送你一些照片?”然后,洛婉仪那冷冽扫向喻色的眼神,一下子就把墨靖尧激怒了。

    喻色是他的命。

    谁都不能动。

    此时的洛婉仪当着他的面都敢那样看喻色,那么,不在他面前的时候,对喻色一定更是冷冽。

    “你……”洛婉仪脸色更白了。

    墨靖尧所说的照片是什么意思,她明白,她全都懂。

    “行,你长大了,你翅膀硬了,我再也管不了你了。”

    “母亲,该管的可以管,但是,不该管的,您不应该管。”他和喻色男未婚女未嫁,他们的事情洛婉仪不该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