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三皇子妃

糯米姑娘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御书阁 www.yushuge.com,最快更新嫁女记最新章节!

    赵承奕走近安槿床前,看到安槿的目光不知为何似乎有些呆滞,再看她脸上身上的点点红疹,心里犹如被小针扎过,你觉得没有那么痛,却一点点渗透,刺激着自己的神经,忍不住又是酸软又是麻痛。他靠近上前,唤了一声“槿儿”,就忍不住伸出手想去摸安槿的脸。

    安槿看到突然伸到自己面前的修长的手,吓了一跳,下意识往后缩,却发现自己在床上,后面还是床板。好在碧螺及时的伸手挡在了赵承奕的前面,脸色不虞的叫道:“表少爷!”

    赵承奕皱了皱眉,看着安槿的黝黑眼神不变,却对碧螺冷声道:“你下去,我只是跟你们家小姐说说话。”可是碧螺却坚持的站在了他侧面伸出手拦着,而后面赵承奕那个叫红绫的小丫头也一脸着急的想上前拽自己主子,又怕自己放肆了的样子。

    安槿见此情景,看看侧面又看看前面,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撑起身坐起道:“碧螺,你退下吧,六表哥又不会吃了我。六表哥,你坐到一边好好说话吧。你后面那个丫环是怕我给你传染了,还是怎么的?干嘛在我这里不停又是使眼色又是着急不安的样子?我这里有洪水猛兽吗?”

    碧螺听言却未动身,只是收回了手,仍站在一边警惕的看着赵承奕。而赵承奕听了安槿的话,则有些错愕的转头看跟在他后面的红绫,用若有所思的目光在红绫身上停顿了两秒,又收了回来仔细在安槿脸上打量了两下。

    安槿好笑道:“你这又是干什么?不用你看,已经出花了。还是你第一次看人出疹子?赶紧看吧,说不得过两天就没得看了。”

    赵承奕闻言,原先一直紧绷的神色就放松了下来,不禁笑了出来。他看到安槿还是如往常一样的惫懒样子心里却说不出的踏实。甚至觉得安槿现在这样子应该算是待他更好了,往常安槿总是像个刺猬一般,总在你不经意的时候睁着大眼睛小心翼翼的防备着他。

    安槿看他笑起来冰雪融霁万花齐放的模样,凤眼微微上挑,眸光闪闪,竟似朵朵桃花飘洒开来,说不出的灿烂和好看。就算是她免疫力建设的很不错了,小心肝还是不小心跳了跳,这货长得的确养眼啊。而赵承奕看她有点闪神的模样,更加开心了,忍不住心中得意便呵呵笑出了声。

    安槿恼羞成怒的拎起一边的小靠枕便扔了过去,这死蛇精病仗着长得人模狗样的整天乱抛桃花眼,还跑来特意取笑人,真是不能忍。安槿心里哀嚎,这样的偏执狂,自己不是应该能离多远就离多远吗?

    赵老夫人下午回了府,先问了丫头们安槿的情况,得知并没有再恶化,心里才算稍微安定了下来,略歇了歇,便又亲自来了听风居看望安槿。

    她过来时,安槿睡着了。却是安槿实在痒得很,赵承奕走后,便偷偷叫丫环央着太医给开了些养神安眠的药,努力睡觉度过这难熬的时间。

    老夫人看着安槿宁静的睡颜,红唇微张,小小的红疹看起来也没有那么可怖了,甚至有那么一点可爱,只是衬着安槿粉粉的面容还是让人心疼的紧。招来丫头们细细问了问,听说赵承奕先前过来探望了安槿好一会儿,低声叹了口气,又伸手给安槿捏了捏被子,反复吩咐丫环们好生伺候着,这才离开。

    老夫人一回到自己院里,便宣了世子夫人郭氏问话。

    郭氏是上一代皇帝文皇帝的姑姑大长公主的孙女,保宁侯郭家的嫡长女,性子有些高傲刚直,但理家管事也是一把好手,顺国公府在她的管理下向来都是井井有条的。

    此时郭氏静静垂首站在下方,老夫人默默喝了几口茶,良久才问道:“怎么样?都查过了没?”

    郭氏并不觉得老夫人问的突兀,她恭谨回道:“回母亲,槿姐儿昨天的确在惜姐儿院里玩了许久。儿媳已经私下审过惜姐儿的丫环,这几天惜姐儿并无什么异样,也未曾做过、拿过或买过什么特别的东西。宋姨娘那边也查过,并没有什么特别异动。”

    其实她有一点没说,赵敏惜在之前曾经探访过赵承奕,但赵承奕是二弟妹庄氏的命根子,她断不会为了这没影的事得罪二弟妹。

    老夫人听完后神色松了松,点头道:“嗯,那就好,我也相信惜姐儿不至于是眼皮子这么浅的。而且太医也查过,并没发现有什么异常。可能这次真的是个意外。”又道,“你有空也多教导教导惜姐儿,毕竟是国公府的姑娘。她的亲事也多留点心,她好了,你的脸上也有光。”

    “是,母亲。”郭氏垂首恭敬答道,“已经帮惜姐儿选了几门亲事,儿媳再打听一番,和世子爷商量后再行定夺,必不会马虎的。”

    说了一小会儿话,郭氏见老夫人面有倦色,正欲告退,却听老夫人又问道:“仪姐儿最近怎样?身体可好些?”问的却是郭氏的嫡长女,现为三皇子妃的赵敏仪。

    说到仪姐儿,郭氏心里一痛。赵敏仪嫁给三皇子数年,早年生一子一女,小郡王却没活到三岁就夭折了,生小郡主时又难产坏了身子,未能再有孕,这些年身体更是每况愈下。

    郭氏想到老夫人今天送阮安柟入宫,现在又突然问起仪姐儿,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心里就是一突。

    “母亲,柟姐儿,您是怎么打算的?难道?”郭氏小心翼翼的问道。

    老夫人扫了郭氏一眼,疲惫道:“你放心,我送她去太妃娘娘那里,不过是为了让众人看到太妃娘娘愿意照拂她,也希望陛下还能顾念着太妃娘娘的情分,不把她随便便赐给二皇子。”她看着郭氏有些讪讪的表情,叹道,“至于这孩子将来会怎样,就看这孩子自己的福分了。”

    郭氏因为刚才的揣测而有些羞惭,忙附和道:“柟姐儿看着就是个有福气的,太妃娘娘肯照拂,她的将来必定差不了,母亲也别太忧心了,还得多注意着自己的身子。”

    老夫人摇了摇头:“大福气是不敢想,只盼着顺顺利利过了这一关才好。”

    突然语气又一转,看着大夫人的眼睛道,“只是我听说太后娘娘好像有些等不及了,似乎起了现在就把袁家的姑娘赐给三皇子殿下的念头。你也要让仪姐儿拿点主意才好。”

    郭氏听了脸上一白,心里又惊又痛又怒。这个太后,是等不及她的仪姐儿死了呢。三皇子是当今皇后唯一的嫡子,虽然还未立太子,大家却都觉得这肯定是早晚的事。

    当年,袁太后就想将袁家的大小姐嫁给三皇子为三皇子正妃,可惜三皇子自己看中了常在太妃娘娘宫中小住的敏仪,求了皇上和太妃,聘了敏仪为正妃。后来敏仪生产后身体不好,袁太后就又打着三皇子继妃的心思,但是敏仪虽然病着,却一直没死。可现在袁家最小的姑娘年龄都已经等不及了,难道是想直接赐做侧妃了?

    “那陛下和皇后娘娘呢?”郭氏忍不住问道。

    老夫人冷哼道:“不过是个侧妃,陛下看不上袁家,但面儿上总要过得去,怎么会为个侧妃驳了太后娘娘的意思。至于皇后娘娘,就更不会了。”

    看着郭氏满腹心思的离开,老夫人心里委实有点不悦,大儿媳的确精明能干,可就是性子太刚强了些,在敏仪的事情上也太过感情用事。自己不过是把柟姐儿才送去了宫里,这就都防上了。实不知,真正该防的是外面那些人,多少人都在盯着三皇子妃和侧妃的位置呢。

    说实话,她未尝没动过将柟姐儿许给三皇子作侧妃的心思,柟姐儿心性不差,一来可以帮衬着仪姐儿,总强过袁家的姑娘,二来也可以解了柟姐儿的危机。不过,看郭氏的样子,恐怕还没有想明白,强扭的瓜不甜,这事就先只能这样了。只是,仪姐儿那边却未必等得了了。

    过了两日,安槿的疹子果然慢慢好了,老太医还另外给她开了个单子,让她一直服着,说是调理着身子,也驱驱寒气,以后便不容易风邪入侵,再犯疹子。安槿高高兴兴的让丫环收好了,这个还是很有用的。

    病好得差不多了,安槿就思索着跟老夫人开口,提出回忠毅侯府。在这国公府,她实在闷得慌,为了个疹子,都防她防得紧,她还是有那个眼力劲约束着自己就窝在院子里,可日子过得实在有点没滋味,偶尔逗逗赵承奕吧,最后也不知道是谁逗谁,别到最后把自己给陪出去了。有着一颗不知道是玻璃心还是黑石心的十一岁的少年也是不好惹的。

    这日安槿正准备去寻老夫人,就听到小丫环的传唤,说她父亲阮二老爷过来了,说是特意过来接她回侯府的,让安槿先吩咐了丫环婆子收拾东西,就过去大厅说话。